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苏青青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弄醒了,她起身喝了点水,看了一下时间,四点,真是太准了!咳嗽药的说明上标注服药一次便可缓解症状四小时,分毫不差,只是奇怪为什么研制不出完全根治的药呢?为了这咳嗽,苏青青中医西医全试过了,她现在可以一口气说出十种以上偏方和药名,效用却是不说也罢了。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5年11月3日 星期二,加拿大多伦多-古巴巴拉德罗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总有一颗果子在时间那儿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人生如套

人们去俄罗斯游玩的时候,会被当地的一种工艺品吸引眼球:套娃。一整套的套娃,通常大大小小十几只,彼此造型色彩相似,小的可以套在大的里面,再大小一起套在更大的里面,一个个套起来,最后只剩一个最大的套娃立在那儿,别的套娃全被它套进去了。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对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人在路上的奇遇

从前有一个人叫李诚,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他的别墅在城外,他的家却在城内,他有时在别墅住,当他回到他的家的时候,他就要走这条路,所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个人觉得,这条路的确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李诚又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了。但是这一次,一个路上的奇怪的神仙想要和他玩点游戏。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里,我听到了狼嚎。那一声长长的嚎叫,震荡着寂静的夜空,穿越人家的门户,钻入人们的内心深处,使人浑身一阵阵发寒。那是月亮刚刚爬出来的时候,陈旧的纸花窗户上有了一抺淡淡的月影。当时,我一定是时睡时醒。在睡梦中我似乎能看到那只狼站在高高的崖壁上,冲着新月引颈长嚎。我还能看清那是一只土灰色的狼,它伸长脖子,仰天长啸,嘴巴张得大大的,嘴头尖尖的,露出锋利而惨白的牙齿。它毛皮丰满而光滑,腰身雄健,四肢发达,拖着一条粗壮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它的身影衬托在浩瀚的夜空中,当月亮完全出来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这也许不是梦,是我幻想中的情景,因为我在看到那只立于悬崖上的狼时,又能看见那被明月完全照亮了的窗花纸,我还看见了栖息在木窗格上的小麻雀映在窗纸上的身影。人们说,现在没有狼了,那是一条狗,一条四处游荡的野狗。狗是从狼驯化而来,它们也有返祖现象,也会发出狼一样的嚎叫……谁能说的清楚呢?

站在崖壁上嚎叫的是狼是狗,或是什么别的野兽,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到了它的嚎叫声。这嚎叫声总是在我即将入睡时响起,让我彻夜不得安宁。那崖壁下就是一个沉睡着的古老的村庄——我居住着的村庄,那野兽一定是嗅到了村庄的气息,才那样兴奋地嚎叫着。村子里有肥硕的鸡,有温顺的羊,还有人类宁馨的孩子,那可都是它口中的美味。它在等待着天光暗下来,好潜入村庄。也许在白天,它会把尾巴向上卷起来,伪装成一条狗,在村里的大街小巷里游荡,用阴险和狡黠的目光偷看人家的羊圈鸡舍和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谁知道呢。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海换乘飞机时,突然间风雨大作,航班因此延误。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