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本文描写了作者在文革中的一个场景片段。就像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切片,却传达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氛围。而尤为难得的是作者独特的语言风格,特别推荐。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酒批《星际穿越》

1.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就想写写婶婶的狗狗,直到现在学会作文,才完成我埋藏已久的心愿。

那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我刚上床,妈妈上前坐在床沿深情地望我半晌,笑笑,似乎有什么交待。我问,妈妈,你要对我说啥么?妈妈想了想,尽量让语气平和,俯身说,我和爸爸马上到省城打工。准备送你到叔叔家住一段时间。我一听要离开爸爸妈妈,极不情愿地哭泣起来,连声说,不,我不……妈妈一把搂起我也伤心地流下眼泪,温存地说,你还小,去了省城没人照顾你,等我们安顿好了,再带你去。我依旧不答应,不嘛,就不……爸爸走上前,严厉地说,小孩子,要听话。我们不出去打工挣钱,哪来饭吃?说着,用手掌抹起眼睛。我瞧爸爸哭了,不敢吭声了。妈妈拍拍我,说,就知道我的娟子是个听话的乖孩子。睡吧,明天一大早叔叔来接你。事情好像就这样定下来。我难过得整宿没合眼。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好多年前,我离开家到西安城打工。我们村有好多人都出去了。西安是离我们村最近的城市,只有两百多里和一小段山路。我以前没去过西安城,看到他们都去了,就也想去。但我不知道去干什么。我除了种地,有点力气,别的也不会。西安城里也没有地让我种。但是有一次,听回来的人说,在西安城干活不难,挣钱也容易,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我扛着锹,站在他们边上,听到“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时我笑了一下,然后,又站着听那人说了一会,就慢慢动了心思。到第三天,下午,我已经进了西安城。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户口是国人的牢房”

明知是牢笼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个愿望

挥之不去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酒的十年长发随想

老酒的十年长发梦里冲冠一甩打死过人,夜里迎面一甩吓疯过人,疯人院里当众一甩,芸芸之病客内外皆失。老酒的十年长发春天里凌空一甩,树上的喜鹊纷纷跌满怀;老酒的十年长发夏天里360度大泼墨,美人的石榴裙竞相开花;老酒的十年长发秋天里呼啸一甩,挣扎在枝头的枯叶潇潇落下;老酒的十年长发冬天里满世界一甩,美人冻僵的心象发情的种子蠢蠢欲掀。 

“缘字诀几番轮回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先知与仇敌

——致中国五亿基督徒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圣诞和新年过完,商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不过有的竟然挂起了中国式红灯笼,写上欢度春节,不得不承认华人在多伦多已经很成气候了。夏静月没有心思去管商家的策略,只是希望在促销中得到实惠。来多伦多七年了,第一次她这么盼望春节。前些年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磕磕碰碰的,根本不记得春节是哪一天。今年算是有很大的起色了,老公罗春祥和自己工作稳定。女儿依依越发出落得漂亮,书读得也不错。儿子嘟嘟更是长得是白白胖胖人见人爱。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