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四章 彭山云雨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望向哪里

长江之水洗我耳
长江之风吹我衣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二年,由于撰写有关五十年代香港第三势力的论文的需要,我请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张之丙女士在该校珍本与手稿图书馆取得了《张发奎口述自传》的第廿章的英文抄本,由于书中人名、事件、机构都是半个世纪前的陈年旧事,我在三万八千字的译文后加了两万八千字的注释。此文经层层审查,刊载于二○○三年十二月出版的中国社科院近史所刊印的《近代史资料》第107期。据该刊责任编辑卞修跃称,译文的注释比原文更加精彩,可读性甚高,可惜由于政治禁忌,他不得不删掉了其中两千多字——例如桂系政客程思远一九四八年奸占有夫之妇石弘、玩弄一百多个中外女性、年近五十还在西装口袋中装满黄色小说与令人作呕的春宫淫画,蔡文治沐猴而冠在冲绳岛自封海陆空军总司令等等段落,盖因程思远投共后已跻身「党国家领导人」(全国政协副主席)要职、蔡文治也回归大陆当了黄埔同学联谊会副会长,编辑人员倘冒「天下之大不韪」是要砸饭碗的。

二○○五年七月,我赴美领取万人杰新闻文化奖时,由哥大讲座教授夏志清博士陪同,买下了张发奎口述自传的中文版权。携回香港细细阅读,方才悟出何以哥大口述历史负责人韦慕庭教授将这套缩微胶片赠送中国社科院二十多年来,人材济济的大陆历史学界居然无一人着手将这部名著译成中文。十二年前,大陆史学界「四大天王」之一的杨天石君曾在台北《传记文学》月刊发表了此书第六章《南昌暴动》的三份之一章译文,遗憾的是四页半的译文,竟出现数十处舛错,其中有许多是硬伤。杨氏对英文原稿作了有违学术道德的删节、改写以及歪曲,固然是为了逢迎当道、曲学阿世,但也有不少删节是由于他无法理解英文原稿的真实含义与书中英文译名的中文原名。再者,中共迄无雅量将张发奎的强烈反共言论一字不删地印出来。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把包含上万个人名、地名、事件名、机构名的四厚册英文誊本啃下来,使这部传记文学奇葩、口述历史之极品不再沉睡在异域图书馆的尘埃之中。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晡时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冬天是否过去?他问自己。这是何等漫长的冬天——老友傅雷让他到家里,设计一个玫瑰花架子,没过几个月,傅雷和夫人批斗后双双服毒自尽。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们中国的梦》里共有近百篇诗性寓言体故事,是默默三十多前、二十岁左右写下的。这些惊人的故事尽管写的很早,却一直尘封着。当时他一篇篇地写着,既不热衷被传阅,更不着意去发表,总怕这些文字被错误理解而遭到打击似的。事实上,他是把它们当着像记日记一样地日复一日地记载着他心灵生活。他秘而不宣它们,也许还因担心其文体别出心裁、见所未见而不敢轻易示人,但他却讳莫如深地宣称,它们是非凡和神秘的,有许多是他所谓通灵之作!偶尔他也拿出几篇试着看看文友们的反应,虽决非人人看得明白,却一致认为很独特,很个性化。

那时诗歌是他切身体会和情感的直接表达形式;是他在纷乱、困扰的现实中诉诸情感的直接反映。如他的《在中国长大》系列长诗前期中的《我们的自白》,《明年秋天的故事》和《迷乱》等都是出自这个时期,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前期。它们是自白式的,直抒胸臆的。而要表达那些已内化于他的情感的精神性的事物,诗歌这种体裁,或者更准确地说,他当时所采用的诗歌语言上的策略及其风格,是不宜用来表达高度内省化的叙述新要求的。于是他采用了具有寓言性质又富于诗性的语言,来讲述他内心幻想性的故事。《撒阁》是其中典型的一篇文字,本文尝试对它作一些述评及意义的阐发,希望窥一斑,能传达他所创作的诗性寓言全豹的讯息。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到电话前他就睡着了。他在梦里看到了一座山和一片在山顶上燃烧的火,温度不断升高,他冒出了汗,非常口渴,他光着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只觉得山顶上越来越热,就开始往回走,但在一个悬崖边被风吹到了空中。他想醒来,膨胀的云层让他头晕。电话铃声帮助了他,他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到处都是火,铃声还在继续。他抬起出汗的手拿起话筒,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说,事情已办妥,他将作为亚洲唯一一位候选人,接受大家的选举。晕眩让他忘记了回答。接着,电话那头指示说,就要担任最高领导人的他,应该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并且,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这些人放心,不会因为他感到任何尴尬。他半仰着点了点头,向对方保证,他一定会作出令他们满意的选择,决不会出现不该发生的事,他会报答他们,许诺不会更改,还有效。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他再次梦到了那座山顶。他没有登山的习惯,但已经无所谓自己是怎么爬上去的,梦让他感受到了不同的含义。在空气稀薄、冰冷的上空,他比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更干净。电话的铃声仿佛还在耳边。四月的一天,他经过一个地区,司机为了赶时间,压死了前方一个行人,这一幕他看得很清楚,正好他抬起了头,他下令继续行驶,一位从前的上级正等待着他,迟到是不允许的,况且他认为这很无礼,是缺乏教养的表现。在之前的一个星期里,他发布了新起草的命令,但他不会放弃再次修改。在另外一个更大的地区抓捕了几千人,他认为这是显示他强悍的手段,也是向那些站在他身后的人表明自己决心的方式,和以前一样,他没有明确抓捕的条件,这是要同时考验他的每一个下级和那些执行命令的人。毫无疑问,在这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他又下达了新命令,针对那些执行不力者,他不会把他们送进监狱,这样做既不仗义,而且完全没有必要,他认为,让他们在这个星球上彻底消失是最好的选择。为了他们曾经效忠和服务过他,这是应该的。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惊闻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著名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Tomas Tranströmer)于日前去世,特整理下稿以表追思。

在翻译中,对于同一单词,尤其是多义词,不同译者基于自己的解读和表达习惯,往往会选择各自不同的词义和译文用词,因此也不时引起争议: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