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篇小说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是几个还能走出家门来的57同窗*聚会。

风烛残年的我们,像严冬里枝头上摇晃的几片枯叶;但个个都是毛泽东所谓的“人还在,心不死”之人。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

电话坚持不懈地响着,苏青青想清静地吃个早餐也不可以,她有些无奈地起身去接。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苏青青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弄醒了,她起身喝了点水,看了一下时间,四点,真是太准了!咳嗽药的说明上标注服药一次便可缓解症状四小时,分毫不差,只是奇怪为什么研制不出完全根治的药呢?为了这咳嗽,苏青青中医西医全试过了,她现在可以一口气说出十种以上偏方和药名,效用却是不说也罢了。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个人在路上的奇遇

从前有一个人叫李诚,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他的别墅在城外,他的家却在城内,他有时在别墅住,当他回到他的家的时候,他就要走这条路,所以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个人觉得,这条路的确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李诚又走在从别墅回来的路上了。但是这一次,一个路上的奇怪的神仙想要和他玩点游戏。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里,我听到了狼嚎。那一声长长的嚎叫,震荡着寂静的夜空,穿越人家的门户,钻入人们的内心深处,使人浑身一阵阵发寒。那是月亮刚刚爬出来的时候,陈旧的纸花窗户上有了一抺淡淡的月影。当时,我一定是时睡时醒。在睡梦中我似乎能看到那只狼站在高高的崖壁上,冲着新月引颈长嚎。我还能看清那是一只土灰色的狼,它伸长脖子,仰天长啸,嘴巴张得大大的,嘴头尖尖的,露出锋利而惨白的牙齿。它毛皮丰满而光滑,腰身雄健,四肢发达,拖着一条粗壮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它的身影衬托在浩瀚的夜空中,当月亮完全出来的时候,它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这也许不是梦,是我幻想中的情景,因为我在看到那只立于悬崖上的狼时,又能看见那被明月完全照亮了的窗花纸,我还看见了栖息在木窗格上的小麻雀映在窗纸上的身影。人们说,现在没有狼了,那是一条狗,一条四处游荡的野狗。狗是从狼驯化而来,它们也有返祖现象,也会发出狼一样的嚎叫……谁能说的清楚呢?

站在崖壁上嚎叫的是狼是狗,或是什么别的野兽,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听到了它的嚎叫声。这嚎叫声总是在我即将入睡时响起,让我彻夜不得安宁。那崖壁下就是一个沉睡着的古老的村庄——我居住着的村庄,那野兽一定是嗅到了村庄的气息,才那样兴奋地嚎叫着。村子里有肥硕的鸡,有温顺的羊,还有人类宁馨的孩子,那可都是它口中的美味。它在等待着天光暗下来,好潜入村庄。也许在白天,它会把尾巴向上卷起来,伪装成一条狗,在村里的大街小巷里游荡,用阴险和狡黠的目光偷看人家的羊圈鸡舍和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谁知道呢。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编者按:

本文描写了作者在文革中的一个场景片段。就像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切片,却传达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氛围。而尤为难得的是作者独特的语言风格,特别推荐。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就想写写婶婶的狗狗,直到现在学会作文,才完成我埋藏已久的心愿。

那年初春的一个晚上,我刚上床,妈妈上前坐在床沿深情地望我半晌,笑笑,似乎有什么交待。我问,妈妈,你要对我说啥么?妈妈想了想,尽量让语气平和,俯身说,我和爸爸马上到省城打工。准备送你到叔叔家住一段时间。我一听要离开爸爸妈妈,极不情愿地哭泣起来,连声说,不,我不……妈妈一把搂起我也伤心地流下眼泪,温存地说,你还小,去了省城没人照顾你,等我们安顿好了,再带你去。我依旧不答应,不嘛,就不……爸爸走上前,严厉地说,小孩子,要听话。我们不出去打工挣钱,哪来饭吃?说着,用手掌抹起眼睛。我瞧爸爸哭了,不敢吭声了。妈妈拍拍我,说,就知道我的娟子是个听话的乖孩子。睡吧,明天一大早叔叔来接你。事情好像就这样定下来。我难过得整宿没合眼。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原以为,这些事不可能和我有任何关系,但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这几天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总会这么巧,是不是谁在刻意安排。我很困惑,非常不安。但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也没什么好委屈的,一句话,事已至此,没有选择。我认了。既然你让我说,那我就说吧。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好多年前,我离开家到西安城打工。我们村有好多人都出去了。西安是离我们村最近的城市,只有两百多里和一小段山路。我以前没去过西安城,看到他们都去了,就也想去。但我不知道去干什么。我除了种地,有点力气,别的也不会。西安城里也没有地让我种。但是有一次,听回来的人说,在西安城干活不难,挣钱也容易,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我扛着锹,站在他们边上,听到“只要有力气就能挣到”时我笑了一下,然后,又站着听那人说了一会,就慢慢动了心思。到第三天,下午,我已经进了西安城。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圣诞和新年过完,商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不过有的竟然挂起了中国式红灯笼,写上欢度春节,不得不承认华人在多伦多已经很成气候了。夏静月没有心思去管商家的策略,只是希望在促销中得到实惠。来多伦多七年了,第一次她这么盼望春节。前些年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磕磕碰碰的,根本不记得春节是哪一天。今年算是有很大的起色了,老公罗春祥和自己工作稳定。女儿依依越发出落得漂亮,书读得也不错。儿子嘟嘟更是长得是白白胖胖人见人爱。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张木匠有四个儿子。他就以干活时常用的四样工具——锛、凿、斧、锯——分别为他们起了名字。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缘起:

2011年7月,60岁的黑娃从重庆万州戒毒所(原重庆劳教所)退休,回到离开40多年的成都。见到了曾经一起玩的小伙伴们——我和大毛。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家手足五人,二姐排行为三,居于中,而无论身材、相貌又都远超我们,可谓占尽天时地利。这些优势令二姐自幼心高气傲。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今天这个时代里,只要仅仅是不屑苟同的一个例子,只要仅仅是拒绝向习俗屈膝,这本身就是一个贡献。

                                    ——密尔《论自由》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婚姻如鞋?冷暖自知!                                                                                                                              ——题记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严冬,一个疲惫的黄昏。

往日的湖光山色荡然无存,夏天丰盈的湖水退缩下去了,诺大的水面只剩下像蚕食得千疮百孔的一张桑叶。湖山、小岛裸露出不堪目睹的下半身,污渍斑斑的嶙峋怪石,一派诡异与凄怆。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李——西,李——西”,星期天一早,李西的那帮狐朋狗友就在楼下开始叫魂了。而我早已坐在窗口迎着初升的朝阳展开了新一回合的“题海战”。阳光下的王红穿着白得发蓝的衬衣和一条玫红色的吊带裤,显得青春而稚气,我满含情绪地喊她:“懒猪,王红喊你!”李西扑到窗口让王红等两分钟便飞快地穿好衣服冲下楼去,一边喊叫:“萌萌,把被子叠一下,我来不及了!”我狠狠地瞪着她长发飘飞的后脑勺,心里充满了嫉妒。

真的,有时候我宁愿像李西那样肆意地挥洒青春,而不要这满墙的奖状和爸妈空洞的表扬。李西比我大两岁,却比我高出半个头,属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一类人。算不上漂亮的脸蛋上长着一双会放电的媚眼,她总是喜欢穿紧身毛衣和牛仔裤,挺着并不丰满的胸脯扮魔鬼状。我从不叫她姐,偶尔心血来潮叫一声,她便瞪着那双狐媚眼警惕地说:“别叫这么好听,也千万别求我,我忙得很。”没劲透了,她无非是忙着和她那些狐朋狗友们像花蝴蝶一样四处乱飞罢了。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东荒山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

我三十五岁就开始准备四十岁的礼物,也是我爸八十岁的礼物,因为我们同一天生日。二十五岁起老头催了整整十年,他七十五的寿宴上,我立下了军令状,老头八十之前,一定把任务完成,就是带个媳妇出现。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间四方形的卧室,正东是飘窗,窗台上朝外趴了一只灰色的袋鼠布偶和一个乳白色蛇形陶瓷储钱罐。玻璃窗户占了大半面墙,外面天气阴霾,黄昏将至,隐隐约约看见窗外正在建筑高楼。正北顶墙放着一张2×2米的大床,两边米色床头柜上分别放一盏台灯,层层叠叠的书堆在台灯旁。正西米色大衣柜占了五分之四的墙,墙与过道间放了两个塑料收纳盒,上面堆放着婴儿的衣服和尿布。正南梳妆台和书柜紧挨着,靠墙放一张婴儿床。书柜上电台传出Merry Christmas的音乐。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44年是中国抗日战争最为险恶的时期,然而,纵使万般艰难困苦,中国政府毅然抽调兵力西攻滇缅,打破日军“绝对防卫圈”, 有力地配合、支援了盟军在太平洋地区的作战,使日冠战略意图完全落空,为世界反法斯战争做出卓越贡献。可是,就在这关键性时刻,作为盟友的苏联却从背后给中国捅上一刀。这一年8月,伊犁、塔城、阿山三个专区爆发叛乱,苏联内务人民委员贝里亚亲自坐镇阿拉木图,指挥大批经苏联训练特种作战战术的突厥极端分子越过国境进入暴动地区,直接参与叛乱,企图分裂中国,建立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最初,突厥叛匪乘中国军队在伊犁河谷兵力空虚,一度攻占喀什河畔的尼勒克。国民政府急令朱绍良接替盛世才,调遣内地国军西进平叛,一举击败了突厥叛军。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展开的。这个故事里的维族小姑娘伊丽娜为保证国家统一,为保卫国家财产,和她心爱的赛虎,在万古荒原,与叛匪巧妙周旋,斗智斗勇,展开殊死搏斗……

文章標籤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