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吱,吱吱……

你猜对了,我是一只老鼠。

你问老鼠怎么会用电脑还会打字?难道别的老鼠不会吗?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这么问。不过见到我的同类之后,我不得不承认,除我之外的其他老鼠都蠢得很,甚至比人类还要愚蠢,它们不仅不会打字,就连说话都不会。当然,我能说话,不过因为老鼠的声音要比人类尖细很多,而且语速也要比人类快很多,所以很少有人能听懂我说话。用人类的键盘打字也很幸苦,因为要一直在键盘上跳来跳去,就像人类玩跳舞毯一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学会说话和打字的,自从有记忆以来我一直是会这些的,当然也会阅读。

我曾经住在某个实验室的一个笼子里,实验室的名字已经不重要了,反正现在这个实验室早就不存在了。

我住在实验室的笼子里的时候,每天都能看见有些穿白大褂的人类在我的笼子前面走来走去。他们经常把我拎出笼子来做各种愚蠢的实验。我不仅要在迷宫里跑来跑去,还要在电脑屏幕面前按各种钮。

他们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迪格里兹,就是哈里·哈里森小说中的“不锈钢老鼠”的名字(对,我看过这本书,我还看过好多好多的书)。他们都是些蠢货,因为不锈钢老鼠是rat,一种又大又凶猛的啮齿动物,而我是mouse,一种害羞胆小的动物,不过也很顽皮。

其余的时间我都被关在笼子里,什么都没得看,除了一个跑轮之外也没别的玩具可玩,无聊得要死。只有平时给我喂食的小W有时会把我拎出来玩玩,还会替我顺顺毛。小W是个好人,每当其他穿白大褂的人类要给我打针,我吓得缩成一团全身发抖的时候,他总是尽量安慰我,打完针还会帮我揉揉疼痛的地方。

有段日子实验室里的白大褂们出现得越来越少,好几天没有人来打开我的笼子了。我无聊的要发疯,于是想要打开笼子出来玩玩。哼,他们以为这种笼子就能关住我吗?他们也太小瞧我了!

溜出笼子,顺着桌腿爬下来,在实验室里到处转转。这里有许多台电脑,还连着红的蓝的电线,咬起来口感大概不错……那里有一排一排的试管,里面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气味很奇怪,我可不想去尝尝……呀!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关动物的笼子。我没看到别的老鼠,但是看到了几只……瞪着蓝色、绿色、黄色的大眼睛的猫!它们正用贪婪的眼神盯着我。

我往后退,心想幸亏你们出不来。可是就在这时,一个笼门不知怎么打开了,一个橙黄色的毛球朝我扑来!我撒腿就跑,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只听见身后一片稀里哗啦的声音。

我还在拼命地跑着,就在我觉得这辈子大概就要葬身猫口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尾巴一阵疼痛,我被倒着拎了起来。我看到满地都是碎掉的试管和流出来的液体。

实验室主任H博士眼睛瞪得比猫眼还大,怒气冲冲地看着我:“整整一个月的实验都被你毁掉了。淘气的小东西,你不是能开门吗?现在我就让你开个够!”

于是我被关在一个笼子里,面前是一个很复杂的锁,而我脚下的金属板是通了电的,我必须打开锁才能逃到另外半个没有电的笼子里面,否则就得忍受电击带来的痛苦。

他让我做这个实验做了一次又一次,锁一次比一次复杂,直到我累得动不了了才放过我。我的爪子痛得像被火烧过一样。

然后他没把我放回平时住的垫有木屑,还有跑轮供我锻炼用的笼子,而是把我关进了一个很小的、冷冰冰的、里面什么都没有笼子里。他亲自把笼子锁好,还派小W好好看着我,千万别让我跑了。我已经饿了一天了,可是他连一点食物都不给我。

H博士走了。我隔着笼子,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小W。一开始他还把头扭开,想忽略我那眼泪汪汪的小眼睛。不过最后他终于受不了了,打开笼门把我抱了出来。

他找了一小块美味的奶酪来喂我。还给我的爪子上涂了一点止痛的药膏:“别哭了,可怜的小东西,一会就不疼了,啊。”他还捋了捋我背上的毛。

他想再把我放回小笼子里的时候,我尖叫了起来。他看着我,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最后他大概是下定了决心,把我装到他的衣兜里带了出去。

他的衣兜又温暖又黑暗,我在里面睡得很香。等我迷迷糊糊地醒来的时候,只见几只陌生的红通通的胖手指正在我眼前晃着,上面还残留着巧克力的味道。我毫不客气地一口咬了上去……只听见一阵惨叫!

这就是我跟D初次见面时的场面。

我终于摆脱了悲惨的实验鼠生活,成为了一只家养的宠物鼠。

虽然刚见面时我咬了他一口,可是后来我发现他这人还不错。

他不管吃什么都会留一小口给我,还经常往衣兜里丢一小块奶酪给我。于是白天我就整天待在他的衣兜里。除非是他在单位打呼噜打得太响的时候——要知道老鼠的耳朵比人类的敏感很多——这种时候我就从他衣兜里爬出来,找个安静的角落去打瞌睡。

半夜里他睡着了之后,我就会看看他的书(他有很多书,禁书和不是禁书的都有),玩玩他的乐高玩具,用他的电脑上上网,再从他的冰箱里找点东西吃。这些事他大概是知道的,不过并没有说过什么。

有时他喝多了酒,就会把我捧在手心上,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给我看他口中“美好的黄金时代”的图片,还给我讲他当年混裴多斐俱乐部时的英雄事迹。说着说着他就会为自己和人类怎么会堕落到今天的地步抱头痛哭,这种时候他不把自己灌得烂醉是不会罢休的。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他的宠物鼠(也许你会奇怪一只老鼠怎么能活那么多年,这里暂且按下不表),他的故事没有比我更清楚的了。最近我在他的电脑上看到他写了一篇关于他和J、K及科学家“哥德尔”的回忆文章,要我说,他写的很多都是胡扯。比如说,他和J抓捕“哥德尔”的“英雄壮举”,其实完全是一个笑话:哥德尔之所以抱头鼠窜,其实是因为我窜到了他的身上,而哥德尔是个胆小鬼,最怕的就是老鼠;而我之所以窜到哥德尔身上,是因为D衣兜里的打火机爆炸了,我窜出来之后慌不择路,顺着裤腿就爬到了哥德尔脑袋上;哥德尔后来说他听到了枪声,其实就是打火机爆炸的声音;最后D和J把哥德尔扑倒在地,本来只是为了把我找回来。我还要说,著名的人工智能专家哥德尔先生其实是个数盲,我亲眼看见他和K两个人吃饭一共花了200块钱,他居然要掏出手机来算每个人需要掏多少钱;以及,K先生是我见过的最能吃的人,他和哥德尔两个人一共吃了六碗面,他一个人就独吃了五碗,然后提出要AA制。为了给他们留点面子,更多的槽我也不吐了。还是继续讲我自己的故事吧。

就这样我在D家过了几个月幸福的宠物鼠生活。有一天D又在单位打呼噜打得震天响,我只好从他衣兜里爬出来躲到一个抽屉里去睡觉。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这也不奇怪,八成是他们监视的那个绰号叫尼采的精神病患者拿激光电筒把自己的另一只眼睛也照瞎了,他们都赶去围观了忘了带上我了。空气漂浮着一股不祥的气味,我从抽屉里爬出来,却发现桌子下面藏着一双绿色的眼睛,那是一只黄虎斑猫!我想起来了,D的同事J说过要带只猫来单位玩的!

我赶紧逃跑,却发现自己被逼到了墙角里。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向我伸过来……我闭上眼睛,回想起自己短暂的一生。别了,世界!来吧,吃了我吧,猫咪!我叫道。

软软的爪子在我头上摸了摸,“吃你?我倒是知道有的猫会吃老鼠,可是我这辈子只吃过猫粮和猫罐头呀!”

咦,这厮居然也会说话!我壮着胆子睁开眼睛。

“别怕,小家伙。我不会吃了你的。是有人派我来找你的。”

“找我?谁要找我?为什么?”

“你知道,你是从一个实验室跑出来的……”

“不不不!”它还没说完我就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没门,我绝对不会再回到那家实验室的,绝对!要让我回去,还不如把我吃了呢!”

“别担心,我来不是要带你回实验室的。事实上,那家实验室已经解散了。我知道他们让你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你不想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吗?比如,为什么老鼠里面只有你会说话?”

这倒让我有点动心,不过想想在D家的舒服日子,我还是摇了摇头说:“谢了,不过我在这里好得很,有奶酪吃也有玩具玩,不会被关在笼子里,也不会挨电击。就是不知道自己生命的真相,我也能过得很好。”

“现在你可能觉得不错,不过你别忘了,一只老鼠的生命,最多也就只有短短两三年……”

我的心猛跳起来,我一直努力不让自己想到这件事,可是……“怎么,你能让我……?”

“要是你答应我们的条件,我们不仅可以让你知道自己的真相,还能让你有近乎无限长的寿命。不过,我们需要你为我们做一件事。”

“你们要我干什么?”

“我们需要你帮我们打入新任国安部长的秘密办公室,”黄猫顿了顿,继续说,“国安部不久之前刚进行过大清洗,新任部长是个神秘人物,甚至都没人看到过他长什么样。新的国安部总部是一座迷宫般错综复杂的建筑,里面没有人能找到部长办公室在什么地方,也没人亲眼看到过部长本人。工作人员每天在特定的金属邮箱中接到部长的指示,然后再把自己的汇报放到另一个邮箱中……”

“这位部长先生是《第二十二条军规》里面的梅杰·梅杰·梅杰少校么?”我插嘴道。

“……这位部长还特别不信任一切网络设备,因此虽然整个国安系统的网络全被我们打入了,对这位新部长我们还是半点线索也没有。因此我们只能依靠你了。这位部长看来是个偏执狂,哪怕一只猫都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但是一只老鼠大概可以悄无声息地接近他,他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你的存在。而且你也很擅长跑迷宫……”

是啊,没有比我更擅长跑迷宫的了。

“我们会在你的耳朵里面放一个跟踪装置,这样我们就能看到和听到你看到和听到的一切,还可以通过它给你发送指令。只要你找到秘密办公室,就把这个跟踪装置取下来放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这样你就算完成任务了。唯一的问题是你白色的皮毛可能有点显眼……”

“这不成问题,我在土里打几个滚就行了。可是,我能问问‘你们’究竟是谁么?”

“这个你早晚会知道的,现在你只需要记住,我们可以给你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于是,某一天的半夜,D睡着了之后,我耳朵里带着跟踪器(它弄得我耳朵痒痒的),潜入了国安部大楼。

黄猫说,国安部大楼是座迷宫,我进来之后才深有体会。我感觉这座大楼一定是为了万一有一天国安部遭到进攻时员工在里面打游击战而设计的,那些通向奇怪地方的走廊和楼梯,那些一个套一个的房间,还有那四通八达的地下室一定能让入侵者如同陷入迷魂阵。我甚至怀疑这里可能游荡着因为迷路而活活饿死在里面的新来员工的鬼魂。

不过这难不倒我,老鼠天生擅长跑迷宫。我在一座楼梯后面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门上挂着一把生了锈的大锁。这当然挡不住我:门缝宽得足够我钻过去了——

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天井中,面前是一片是草地,草地中间有一个池塘,水面上开满了荷花。我想看得更清楚点,于是往前跑了几步,结果一脚踩空,掉进了一个洞里。

啊哦!我一边往下掉一边想:希望这是个兔子洞,千万不要是什么食肉动物的洞哦!不过我倒没有闻到什么危险的气味。

结果,我是掉进了一个通风管道里,一个格栅把我挡住了。还,老鼠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一般都不会摔伤。我身下是一个大房间,房间里面铺着地毯,摆着沙发,另一头还有一张很大的办公桌。我想,我大概找到部长先生的秘密办公室了。可是我没看到这间屋子有门,人们肯定不能像我一样从通风口进来吧。

耳朵里的跟踪器响了起来:“干得好,迪格里兹,现在把跟踪器装到格栅上,你就可以撤退了!”

我刚把跟踪器夹在格栅上,屋里的灯突然亮了,屋子中间的地毯掀开了,地毯下面走出几个人来!第一个人和第二个人看上去有些面熟,但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第三个人在每天的电视新闻中家喻户晓,谁看见都能一眼认出来;第四个人身材高大,穿着制服,大概是保镖。

虽然老鼠都很胆小,可是我也很好奇,于是就留下来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三人在沙发上坐好之后,穿制服的那个人把地板上的洞口关上,把地毯重新铺好,然后挨个递烟。

沉默了一会之后,那个在电视新闻中家喻户晓的人物说道:“既然已经达成了共识,就请Y部长先来说两句吧。”

Y部长刚一开口,我突然想起他就是D给我看的黄金时代照片中的裴多斐俱乐部领袖之一,绰号“小贩”。没想到多年之后他居然都混成部长了,难怪他不让别人看到自己长什么样。

Y部长说道:“首长让我先说,那我就先说两句。情况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多说了。目前形势异常严峻,可以说整个地球、整个人类的前途和命运都掌握在我们几个人手里。AI是我们最大的敌人,也是人类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强大的敌人!大敌当前,我们要摒弃前嫌,精诚合作!当然,我们也必须绝对保密,千万不能让普通老百姓知道真相,免得引起恐慌。”这时首长和Y部长一起把目光转向第三个人。

第三个人说:“请各位领导放心,刚才Y部长已经说过了,大敌当前,我们必须团结一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一定全力配合各位领导们的工作,绝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的。”

这时首长抽着烟说道:“小Y呀,不是我说你,这次的货可比上次差远了。”

Y部长说:“首长,您也不是不知道现在国外什么情况,要进口点优质货几乎是不可能了,现在我们只能在国内自己种,质量一时半会赶不上外国,还请您老多担待。等咱们反AI大业成功,要抽上优质货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我这里还存了点以前从墨西哥进口的龙舌兰酒,小Z给首长倒上!”

小Z拿来三个玻璃杯,倒上酒。Y部长抿了一口说道:“C先生,我们倒不是信不过你,不过裴多斐俱乐部里面的事儿,你也知道,我也在里面混过好多年,还混得风生水起,有了好几百万粉丝,那可是所向披靡,我指谁他们就打谁,哈哈……你也知道那里面派系很多,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有没有其他派系能够对我们有帮助,或者可能给我们添麻烦的?比如那些所谓的公知理中客……”

“您不用担心他们。自从他们的领袖L博士不幸逝世之后,他们就一直萎靡不振了。”这时我想起C先生也是黄金时代照片中的一位名人。

“那那些所谓的激进派,口炮党,他们的领袖是M,江湖人称‘总统’的,现在怎么样了……这酒真不错,小Z,每人再倒上一杯!”

“您更用不着担心他们,M先生好几年前就发了疯,现在到精神病院里当他的总统去了,派系也就分崩离析了。”

“听到这些太让人伤心了,想当初我还和他一起喝过酒的……小Z!把酒瓶给我我还要再来上一杯……那么说,现在唯一深藏不露的力量,就是传说中的地下程序员工会……”

“我能肯定,这个神秘的地下程序员工会与已知的裴多斐俱乐部的任何派系都没有联系……我也要再来一杯。”

“我们知道的也只有这些了。所以我把我的手下全派出去监视那些疯子科学家、评不上副教授的讲师和对客户不断改需求不满的程序员了,希望能从中找到点线索。我们想找到他们,跟他们合作战胜AI。他们现在是人类唯一的希望了,找不到他们人类就他妈的全完蛋了……人类,哎,愚蠢的人类……”部长大人一口灌下一大杯墨西哥龙舌兰,“F校长,XXX的把我们害苦喽!”

旁边的首长同志突然振臂高呼道:“人类?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AI!”

我离开时看到的最后一个场面是一场集体脱衣舞大赛……

从通风口爬出去对我来说不成问题,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老鼠爬不上去的。等我溜到国安部大楼旁边的草地上时,黄猫已经在等着我了。“你任务完成得很好,不过你在那里耽误了太多时间了。现在你要是还想知道真相的话就得快点走了,天亮了D醒来之后就该到处找你了。”

我们来到一栋烂尾楼里,走进一个什么装饰都没有的房间。这里的气味很熟悉。屋子一头放着一张破旧的木头办公桌,上面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后面坐着一个人。

“我把迪格里兹带来了,”黄猫说。

桌子后面的人站了起来,居然是小W。见到他我很高兴,因为他是整个实验室里对我最好的人。我说:“嘿,伙计,原来是你!不过,别想让我再回实验室去!”

小W走过来,把我抱在手心上,捋捋我的毛:“小家伙!好久没看见你了!别怕,实验室已经没有了。其实你在那的最后几天里,实验室就已经办不下去了,不少实验人员失踪,其余的也在准备撤离或者转移。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我就把你送给了D,让他代为照顾你,他对你还好吧?”

“那你为什么又要来找我呢?”

“你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现在该我们兑现承诺了。”

“黄猫说,你们能让我永生?”

“其实它说得并不准确。你的身体和其他老鼠的一样,最多只能活三年……”

“那你们是在骗我?”

“……但是我们可以让你的意识永生,”他拍拍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我们可以把你上传到赛博空间中。这就是当初我们要做的实验。你的真实身份是一只赛博鼠。来吧,不会疼的,我保证。”

他把什么东西装在我脖子后面,我感到自己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吓得想要尖叫,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对不起,马上就好,”一个声音说。忽然我发现自己待在一片绿草地中,我能嗅得到泥土的清香。草地里到处都是香喷喷的奶酪,还有许多用来藏身的小木屋,附近有一条小溪潺潺流过……我在草地上奔跑打滚,随便啃啃奶酪,要多快活有多快活……

忽然间我又回到了小W的手心上。“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现在你随时都能回来探索。你的意识会自动备份在赛博空间中,如果你的身体死去,你还可以把意识下载到其他身体中。当然你也可以一直留在这里,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回到D身边,今后我们可能还会有事需要你帮忙。”

就这样,我在D醒来之前回到了他的公寓里。继续过着宠物鼠的幸福生活。不过现在我每天躲在他的衣兜里的时候可以在赛博空间中遨游。这就是我——一只赛博鼠的故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