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歌

 

早晨,仅有的一滴水走向街道,

阳光离开路人又重新回到天空。

但是早晨,光是没睡醒的病人,

大地上,找不到属于它的病床。

 

黄昏,人们纷纷涌向夜晚深处,

睡眠让沉睡者获得短暂的尊严。

可是黄昏,一个老人整夜不眠,

儿孙们追讨他握在掌心的硬币。

 

明天朋友远行欲找回诗性正义,

因为饭桌上发生出埃及的争执。

那么分吧,新鲜的杏每人一份,

穿过腐朽的街灯又见一个黎明。

 

钢铁轨道架到城市繁华的高空,

流浪汉身上的血摊成一面旗帜。

儿童们哼哼大人唱过的赞美歌,

死者记起了胸膛开放过的白花。

 

一面镜子凸出挂在牢门上的锁,

瞬间一队人流穿过囚服的扣眼。

阴沟沉没的客轮唤起一江春水,

远方手艺人从古代消失到如今。

 

(给王东东)

 

 

 

嘱咐

 

路边的瓜果摊,请收走摊贩的生计,

一个人,十个人,三十个人去收走,

一辆车,六辆车,围成了一面车墙,

收走小区打开的门窗,路人的冷漠。

 

请听四处跳舞的音乐,妇女和老人,

儿童,中学生,跟着起舞,呀啦嗦,

请听人们发自内心的诅咒,哦节拍,

弥漫着一个人的宁静而他思考疯狂。

 

朋友们不时聚在一起,喝一杯老酒,

过去的生活变成了一句可心的笑语,

相异的观念以不同的方式背叛承诺,

再来一杯,饮尽这过多无言的酒水。

 

敲门进屋,妻子迎上来,彼此拥抱,

夜深了守着一盏台灯有好多话要说,

穿了好些天的衣服明天换新的穿上,

再出门时别忘了,带上雨伞和钥匙。

 

 

 

广场僵尸舞

 

早晨,爱人睡在床上窗外歌声将她吵醒,

夜里,我们散步穿过所有小区的广场,

我们走呀走,有的人走进了长长的人群,

他们抬腿举步,双手摇摆,

幕色中只见黑色的人影,在大地上晃动。

这是我们的生活带有歌声的河流,

小贩的吆喝声,房屋的倒塌声如同波涛,

孩子们也在这旋窝中玩耍成长,

警车刺耳的尖叫声麻痹了我们的神经。

我对爱人说,咱们离开这儿去别的地方吧,

我们去开垦一片荒地,挖一口水塘,

爱人问,那儿有虫子吗?它们肆意飞舞,

把人从梦中惊醒,不知身处何方!

无可奈何,每天,我们望着人群跳舞,

他们排起长队,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

他们真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吗?

他们在这儿练习起步,但从未出发。

 

 

 

我是一名信访办的官员

 

我也是人——但不是你们的敌人。

你们说出的话语消磨着我的良知,

你们倾述冤情成为我日常的视听。

在真相与公正之间,我被迫保持着沉默,

我要体恤你们的弱小,平息你们的怒火,

请别让我感动,只有理智才能解决问题。

你讲的虽是事实,我说的却是政策,

这之间的矛盾——我们不要去争吵!

早晨,当我穿过长长的巷道把一扇窗打开,

阳光在高墙之外,移动着你们排列的身影。

在这个世界上每天到底要发生多少不平事,

有多少故事多少故事通过我——达到正义?

我不是制度的设计者,而是被制度所设计,

这个制度是否畅通,已经无人来作出保证。

我只是一个关节,在你们和政府之间,

我过着麻木的生活我的表情没有脸色。

但我也是人——有爱人、孩子和朋友,

在同一个国度我们受限于相同的体制。

下班后脱去工作装,角色并非一成不变,

你替我遭遇了一切,我怎能不向上申述。

 

 

 

隔岸相望

 

兄弟,我理解你在彼岸谈论的政治,

就像刚刚脱离了地狱的火,

魔鬼还在人间,他们是恐惧的臣民,

你从林彪的死亡中觉醒,那是小鬼的狂欢节,

个人的求知首先改变的是身世,

文学启迪人性有一种狂热的激情把这个世界掀翻,

倒下的是自己而自己正躺在世界的南极,

历史的知识将人带入不同的等级与制度,

而你我只想看到灵魂中不可动摇的人格。

这满满荡荡的一天是从虚构开始的,

我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完成对未来的想像,

作为学生,作为教师,作为报社评论员,

现在作为流落他乡的异议人士,

一个庞大的国家与你擦肩而过,

我们的话语像隔海相望的帆船。

这是人类二十一世纪的海域,

为了成为穷人我们必须不要贪婪,

从过去火热的社会实践中沦落为

一个古玩收藏者。

而你被你的第三条道路所驱赶,

囚徒与自我放逐是同一种选择,

就让我们在不同的大地上亲吻泥土吧!

亲吻身旁空无的盟友,被打碎的花瓶,

亲吻高墙,亲吻同一片自由的天空。

人生落寞像潮水一样推送着落叶,

偶尔碰触到的幸福,是一朵浪花。

 

(给笑蜀)

 

 

 

生活已经厌倦我

 

生活已经厌倦我,因为不变的口音和善变的诺言,

我一不小心把一张白纸捏成纸团请原谅!

为什么我会看见一个奔跑的女孩?

当我买了一杯豆浆却忘了领取吸管,

我望着一个老人牵着孙子的手远去,

花瓣落在地上而不飘在空中是有道理的,

尽管厌倦,而我一如既往地热爱着。

 

像一只小麻雀在地面上蹦跳,行走,

一个披肩的少妇是那么优雅像一段往事回放,

我的厌倦由来己久像存心撕碎的彩色照片,

因为厌倦,我无比地厌倦,话说不出口,

每一件事情都会结束我想起卡夫卡的咳嗽,

不要以为他喜欢全部而我只偏向一维。

 

红色的连衣裙当然是好看的,

一勺饭喂进那个婴儿的嘴里,

我回想妈妈领着我去赶集一个劲地问想吃什么,

我的弟妹们离我的生活己很遥远,

我的父亲在电话的一头安度晚年,

多么丰富的岁月我的口音怎么改变,

当我被口音神圣化而没有一个崇拜者时。

 

我说的不伦不类的话语有时很抽象,有时很具体,

我的确断过一次手在我还不能够去把握什么的时候,

我一生的渴望远未形成,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像一个中国式的鲁滨逊,

我知道孤独的是海洋而不是岛屿。

 

我已经有一个全新的过往,

不在前世今生而在时时刻刻的厌倦里。

 

 

 

一个不爱但丁的女人

 

一个男人最爱

一个爱不上的女人。

他为她感到羞怯而窥视自己

对于生活的愿望,对此她

轻轻地回头,含笑。

他以为,这就是全部,

一种漫不经心的拥有。

 

于是写作像一个人临近中年,

长年流浪,开始白头。

梦见先知和圣灵,

思想深刻得穿越了地狱,

终结并迎来了一个时代。

作为一个人,他说出了

“动太阳而移群星”的爱。

 

回忆少年时期的梦想,

年轻、无知,热血燃烧,

爱着一个不存在的女人,

为她倾其所有,

调整自我言行,

风尘仆仆地,结束女人的一生,

领会痛切而永久的喜剧。

 

 

 

娣亚曼吐和阿卜苏的对话

 

我是咸的,你是甜的;

我是阴性的泥土,你是阳性的天空。

众神之母与众神之父,

死于众神的子孙,

始于天地分明。

 

父亲的神权在儿子的手中结束,

妻子,有失去丈夫的仇恨。

身体有被分裂的辉煌,

把我分裂成你和他,

分裂情感与智识,一种野蛮的力量,

催生一粒种子的根芽。

 

我不是可以叙述的故事,

我和你隐藏在一切人世的关系中,

我们的过去是神话,

我们的未来是寓言。

如果死亡把我们分开,

对话又让我们在一起。

 

 

 

如是说

 

我们的谈话成为过去,

没有那么直白,没有那么含蓄,

真诚让心灵颤抖,虚伪令人难以释怀,

我们拒绝、抵抗,发现良心。

 

我们能否做得更好一些,

当生活只能经历一次,弥补是另一种生活,

怀着深深的愧疚,哪怕只为一点儿拖欠,

双手为女人捧上玫瑰,

在恐怖的小说中,置身于谋杀者的陷阱,

正义的五角星向邪恶倾斜,

雪山和草地存在于旷野的历史,

我们永远天真地歌唱,

教化领略到一丝希望。

 

革命和英雄主义的修辞学,

带来全民饥饿,一个大国的空腹,

装得下反常识,反法律,反人伦,

屠杀者最讲究辩证法,

和个人主观的美。

 

“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我们的话题谈到合葬,无名者的死亡,

野草长满山坡,野花开遍坟头,

我们谈到人类二十世纪的颜色。

 

我们是一群没有眼睛和耳朵的人,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从过去走回来,完全不需要任何力量,

如果头已经低下,就抬起来,

必要的夜空与必要的星月,

要求我们沉思、自足,

感叹一个民族伟大的命运时,

它仅仅是一次言说,

却迟迟没有发生。

 

 

 

雨伞赋

 

通过大地上的事物看见天空,

小时候,我在流水里玩弄它。

下雨了,泥地积满一汪汪水,

划过软泥,从高处流向低处。

很深的脚印,飘着一朵白云,

水牛的脚印,水被分成两半。

背鸡赶集,身影飘在水面上,

猪蹄一串串像朵盛开的雨伞。

 

细雨,流水,绕过屋檐,

向梯田流去,漫过水渠。

洪水泛滥从山沟往上涌,

堂屋扫把浮起翻过门坎。

流水两个字,想起好些情景,

如同往事,吞噬了我的故乡。

 

我生在这儿,黄昏转过垃圾场,

天空的云彩把城市的楼房涂红,

散落的城郊,离开了市中心。

秋天已经来临,秋雨淋湿路面,

水四处泛起光点,流浪猫一样,

转动的眼睛充满了惊恐。

我有家一一就不会迷失,

我听见有人在喃喃细语一一雨,

原来他是在阅读书里面的故事。

雨越下越大,我从书店走出来,

那些迅速汇聚的水流令人激动,

对于陌生人老板递上一把雨伞。

而我愿意享受雨水带来的冰凉,

愿意接受,大自然流下的眼泪,

它们在我身上形成流水的沟渠。

 

人群啊,水流啊,涛涛史诗乎,

车,船,飞机,亦是人的肉体,

草,木,字画,召唤人的灵魂,

一种另外的力量,把一切推动。

在激流中矗立的明珠和岛屿,

在人海里高呼的英雄和先知,

桥与门,随思想经过,穿越,

年轻生命在不同的路上交集。

命运者,经历着生命的流逝,

出现一大片空白,一个间断,

一粒不可见的,悬浮的微尘,

风,已经成为它的力量。

一个人常常在大街上彷徨,

举伞步入匆匆行走的人流,

左顾右盼,彼此默默静候,

可有信守的和平,与繁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