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记

 

中国旧诗竖排,不分行,也无标点。今人书法,如果录古诗,也还是如此;如果将之横排,再加标点,大概即难入目。可见汉文字有其独特的魅力。语言之实用与趣味为两事,适用者可能无味;有趣者难免无用。艺术多是无用之事。

自“五四”,新诗渐变横排,且加标点。这是自西语仿学的。白话取代文言,由应用言,是汉语的大进步。旧文言,单音词,由于字数有限(《康熙字典》收五万多字),故封闭。

古代农耕文明周而复始,文言足以应付。但临近现代,诗意之文言便捉襟见肘,不足为用。比如,中国古语有“车”、 “乘”、“辇”、“驾”、“辎”等等,但有了自行车、火车、电车、汽车、摩托车……,汉语如何应对?莫非再造字不可?此仅小例。大而言之,文言再美,能起草一部现代宪法吗?或之乎者也,写篇医学论文?因此,双音词的白话取代单音词的文言乃是必然,因前者可海量造词,表达复杂的语义逻辑,这是汉语的大进步。

但所谓进步乃指实用,而就文字语的美感和趣味,白话则甚简陋,真乃“白化”。“五四”后,白话文发展到统统自左而右横排,是学西语,但亦是汉语发展之需——有如中国近代汲学西洋种种。横向读速显然更快,也更合逻辑编排,加诸标点就更清晰了。白话使“古汉语”演为“现代汉语”,名副其实。但是,现代之进步是需支付代价的,比如语言的美感。由文言转白话,汉语之美丢失了多少呢?试将屈原的《楚辞》、杜甫的《七律》翻演为白话,你就知道了。适用于美可谓冤家,彼进步乃此退化。

历史是不断发展的、进步的,此天下共识。如果真是如此,诗乃是反历史,反发展反进步的。当今有诗人高呼“与时俱进”,可谓南辕北辙。世界日新月异,但是人性乃千古不变。今天,我们再读古希腊神话、荷马、屈原、托尔斯泰,更觉其永恒之魅力。

西语为抽象符号,逻辑严密,其以句为单位,我称之线性语言。其诗横排、分行合其语言特性。汉语是象形文字,以字为单位,多质感,少逻辑,我称之图像语言;加之汉字书写繁难,因此汉诗讲究炼“字”,可谓字字珠玑,“语不惊人死不休”。所谓汉诗所求的对仗,即字(词)间的张力、变换、和谐,字字为点,点点张斥,而彼此呼应。这是汉诗美感所在。

在汉语新诗的写作和阅读中,我常常觉得有些诗的分行很勉强,不如不分。一旦分行,“行”即为诗的元单位,而汉语“字”的张力和魅力便相应淡化,美感削弱。故此,消行连片,如古词,长长短短,点点散散,更具汉文字语的魅力。

当然,这仅是就某些诗而言——更强调汉语美感之诗;而有些新诗更强调表达思想,大概还是分行更好,因为思想、逻辑之表达,非以“字”而以“句”为单位。这样的诗如果连行为片,其“意”可能即会失去张力。

汉语新诗尚为孩童学步,远未成熟。百年来,先是战乱,之后极权统治至今,文学艺术乃狂风铁幕之落红。这样的时代,倾心于艺,未免太奢侈了。

闲暇偶写几段散句,做分行及不分行两种编排,算一尝试。

 

 

母亲

 

大雪弥漫群山。黑暗啊、寒冷,寂静吞噬所有的生息。我听到,生命之丝在空荡中,微微颤动。除了茫茫大雪,那是唯一的声音,仿佛星际都已死去。

 

母亲,你在远方,比神的想象更加遥远。而你如此温暖,如炉火在我的身边。亲近啊,你的气息、话语、操劳的手。哦,那儿时的摇篮、吟唱,涓涓甜蜜的乳汁。你是大地,你宽厚的胸脯阻挡寒冷、风雪。你的微笑,是火光,温暖冬夜和整个家庭。母亲,你是永久的家乡。

 

在如此遥远的深夜,仰望如此茫茫的大雪。我整个生命都走向你,融化于你的目光和慈爱。哦,我生命的源头,神的孕育。你是整个世界。

 

母亲在远方,在神的殿宇。茫茫的大雪,是她的问询和看望,她温暖的魂灵弥漫天地。我仰起头,雪絮纷纷,热泪如注。母亲,我已在你怀中!

                                                                                                   2015年1月 大雪中

 

 

母亲

 

大雪弥漫群山

黑暗啊、寒冷

寂静吞噬所有的生息

我听到

生命之丝在空荡中

微微颤动

除了茫茫大雪

那是唯一的声音

仿佛星际都已死去

 

母亲,你在远方

比神的想象更加遥远

而你如此温暖

如炉火在我的身边

亲近啊

你的气息、话语、操劳的手

哦,那儿时的摇篮、吟唱

涓涓甜蜜的乳汁

 

你是大地

你宽厚的胸脯阻挡寒冷、风雪

你的微笑,是火光

温暖冬夜和整个家庭

母亲,你是永久的家乡

 

在如此遥远的深夜

仰望如此茫茫的大雪

我整个生命都走向你

融化于你的目光和慈爱

 

哦,我生命的源头

神的孕育

你是整个世界

 

母亲在远方,在神的殿宇

茫茫的大雪

是她的问询和看望

她温暖的魂灵弥漫天地

 

我仰起头

雪絮纷纷,热泪如注

母亲,我已在你怀中!

                                             

                                              2015年1月 大雪中

 

 

黑暗

 

神秘的黑暗啊,浩瀚而又深邃,你孕育烁烁星辰——宇宙深处的絮语和字迹。无限的黑暗,无限的孕育,如同女性的胴体。一切都归于那里,来于那里。你是母性,是永恒、无限。

 

微弱的光啊,于你广阔的胸襟,豆粒般微小,它们的寒冷,映衬你的温暖——黑暗的温暖。

 

我们的白昼仅仅是一瞬,是那一粟豆粒。太短的距离,太庞大的遮掩,我们陷于豆粒中的照耀。

 

歌唱这黑暗吧,万星之母,万物之母。我们赞颂诞生,而她是永恒的孕育。

                                                                           2014年12月  寒夜

 

黑暗

 

神秘的黑暗啊

浩瀚而又深邃

你孕育烁烁星辰

——宇宙深处的絮语和字迹

无限的黑暗,无限的孕育

如同女性的胴体

一切都归于那里,来于那里

你是母性,是永恒、无限

 

微弱的光啊

于你广阔的胸襟,豆粒般微小

它们的寒冷,映衬你的温暖

——黑暗的温暖

 

我们的白昼仅仅是一瞬

是那一粟豆粒

太短的距离,太庞大的遮掩

我们陷于豆粒中的照耀

 

歌唱这黑暗吧

万星之母,万物之母

我们赞颂诞生

而她是永恒的孕育

                                                 2014年12月  寒夜

 

 

给Z

——为其禁食祷告而作

 

你的烛光,在旷野上飘逸,比萤火还要微小。群山起伏,黑暗无际。微弱啊,我们的生灵。

 

你已抵达,迎接旷野的袭击。女性的胴体,爱的敬献。酬劳啊,所有的苦难都为了此刻。

 

高处,更高处;仰望,还是仰望。持续地祈祷,微弱的烛火在祈祷中,敞开辉煌的教堂。如此地绚丽,歌唱闪烁星辰。

 

喜悦和泪水,谦卑和永生。圣洁降临灰烬,盛开漫野的百合——大地的婚纱。一切如此微小,如此神圣,连死亡也被拯救。

 

这不是一刻,而是一生。

 

                             2011年5月   于伊萨卡

 

 

给Z

——为其禁食祷告而作

 

你的烛光

在旷野上飘逸

比萤火还要微小

群山起伏,黑暗无际

微弱啊

我们的生灵。

 

你已抵达

迎接旷野的袭击

女性的胴体,爱的敬献

酬劳啊,所有的苦难都为了此刻

 

高处,更高处

仰望,还是仰望

持续地祈祷

微弱的烛火在祈祷中

敞开辉煌的教堂

如此地绚丽

歌唱闪烁星辰

 

喜悦和泪水

谦卑和永生

圣洁降临灰烬

盛开漫野的百合

——大地的婚纱。

 

一切如此微小,如此神圣

连死亡也被拯救

 

这不是一刻,而是一生。

 

                             2011年5月   于伊萨卡

 

 

敌意

 

敌意在身边。寒风,暗夜将你刺透。你回身,善意闪出茫然。它们狡黠地微笑,显露嘲讽,法律在星际展示权力。

 

逃离,捂住伤口,疤痕又一次拥挤世界。煽动翅膀,更高更高,从夜空瞭望。重重站立的魅影,比野兽凶险。

 

哦,浩大的城市,星辰也化为废墟。敌意!世界怎么会有更好的结局?

 

                                 2011年 于伊萨卡

 

敌意

 

敌意在身边

寒风,暗夜将你刺透

你回身,善意闪出茫然

它们狡黠地微笑

显露嘲讽

法律在星际展示权力

 

逃离,捂住伤口

疤痕又一次拥挤世界

 

煽动翅膀,更高更高

从夜空瞭望

重重站立的魅影

比野兽凶险。

 

哦,浩大的城市

星辰也化为废墟

 

敌意!

世界怎么会有更好的结局?

 

                                 2011年 于伊萨卡

 

 

平静

 

悲伤到极处。海慷慨洗涤,大地渐渐展开。清晨的气流、童年的天真。天空—— 一页纸高高飘扬,近乎透明。

 

平静

 

悲伤到极处

 

海慷慨洗涤

大地渐渐展开

 

清晨的气流

童年的天真

 

天空——

一页纸高高飘扬

近乎透明

 

2010年 于伊萨卡

 

 

无题

 

在梦中,我们争吵、猜忌、伸出重重的拳头。你攥着帽子,忧郁地走过雪地。而留下的那一个,大夜下,比一段影子还要孤单。

 

2011年 于伊萨卡

 

 

无题

 

在梦中

我们争吵、猜忌

伸出重重的拳头

 

你攥着帽子

忧郁地走过雪地

 

而留下的那一个

大夜下

比一段影子还要孤单

 

            2011年 于伊萨卡

 

 

给D

 

如此遥远,而空荡的石门依然回荡你的青春。回溯的时光,提示那些细节,你的欢笑、提问、奔跑,回头时飘起的短发……。我脚下的野菊,在阳光下闪烁,像你当年一样灿烂。点点滴滴的言语,我懂得了收藏,回忆也是幸福。

 

漫长的岁月,你已走遍世界,那些城市、田野…..,你又经历了多少故事、爱情。你永远都在路上,大地和天空。

 

                                         2013年 夏

 

给D

 

如此遥远,而空荡的石门

依然回荡你的青春

回溯的时光

提示那些细节

你的欢笑、提问、奔跑

回头时飘起的短发……。

 

我脚下的野菊

在阳光下闪烁

像你当年一样灿烂

点点滴滴的言语

我懂得了收藏

回忆也是幸福

 

漫长的岁月

你已走遍世界

那些城市、田野……,

你又经历了多少故事、爱

 

你永远都在路上

大地和天空

 

                   2013年 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