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乙:(面带微笑,做摇头晃脑、洋洋得意状。)

甲:今天由我来给大家认罪……

乙:啊?

甲:这个认罪呢,是我国的一门传统艺术……

乙:(推甲)哎,你等会!

甲:怎么啦?

乙:还怎么啦!认罪像话吗?

甲:怎么不像话啊?这你就落伍了吧!你数数,最近有多少名人都上电视认罪了?

乙:你给咱大伙数数?

甲:薛蛮子,微博大V,因为嫖娼涉嫌聚众淫乱,上电视认罪了吧?

乙:认罪了!

甲:秦火火,造谣诽谤寻衅滋事,上电视认罪了吧?

乙:认罪了!

甲:郭美美,赌博,上电视认罪了吧?

乙:认罪了!

甲:张元、宁财神、柯震东……这些都是演艺界人士,都是因为吸毒被抓的,都上电视认罪了吧?

乙:认罪了!

甲:刘晓波……

乙:啊?没有,这个真没有!

甲:所以说,这个认罪,是我国的一门传统艺术……

乙: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甲:……讲究说学斗唱……

乙:哎,你再等会!这认罪怎么还带说学逗唱的?

甲:你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乙:我听着呢。

甲:首先,这个认罪,它不得说吗?

乙:嗯,对,认罪是得说。那学呢?

甲:不光要说,还要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这不就有学了吗?

乙:有学了。那逗呢,认罪还能把人给逗乐了?

甲:认罪嘛,必须要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乙:哦,这么个斗啊。那唱呢?

甲:(做抹眼泪状)一想到难过之处,我就忍不住要唱: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

手扶着铁窗我望外边

外边地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何日重返我的家园

条条锁链锁住了我

朋友啊听我唱支歌

歌声有悔也有恨啊

伴随着歌声一起飞

月儿啊弯弯照我心

儿在牢中想母亲

悔恨未听娘的话呀

而今我成了狱中人

月儿啊弯弯照娘心

儿在牢中细思寻

不要只是悔和恨

洗心革面重做人

乙:行了行了,别唱了!说了这么半天,你到底要认什么罪啊?

甲:我也在想啊!你说现在都那么多名人上电视认罪了,我也要奋起直追啊……

乙:听着就不像话!

甲:我干别的没机会上电视,认罪还没有机会上电视吗?

乙:你听听,这都什么追求!

甲:可是我认什么罪呢?这杀人放火,咱没胆子;贪污受贿,咱没权;吸毒嫖娼赌博,咱没钱。咱屌丝一个,能认什么罪呢?

乙:这得好好想想!

甲:我想出来了!

乙:想出什么来了?

甲:我挖坑!

乙:挖坑?

甲:最近不是有一挖坑的,把大街都给挖塌了?

乙:是有这么一位。

甲:他挖坑,我也挖坑!

乙:人家是在德胜门挖的,你在哪挖?

甲:我在天安门挖!

乙:那可是个好地方!

甲:一大早天不亮我就出来了!开着挖掘机我就上了长安街!

乙:哎,哎,挖掘机哪来的?

甲:我家旁边正拆迁呢,我趁早上还没上工,偷的。

乙:偷的?你会开吗?

甲:也不知怎么的我上去就能开。开着我就上了长安街,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人。到了天安门广场,一穿制服的把我拦住了。

乙:看看,被拦住了吧?

甲:“同志,证件!”我上哪找证件去呀……我四处一寻摸,有了!驾驶座旁边就搁着一份也不知是什么文件。我看也没看就给他递过去了。

乙:那能行吗?

甲:也别说,穿制服的看了一眼文件,朝我一挥手,让我进去了!

乙:这就让你进去啦?

甲:进去我就开挖。刚要挖还没挖,就见另一个穿制服的大老远举着个手就朝我跑过来了……

乙:完了吧!

甲: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我跟前,给我递了根烟,说:“同志,您来太早了。”

乙:太早?

甲:“本来说好下午才拆迁的,您行个方便,上午我们这还要接待外国国家领导人那!”

乙:嘿!

甲:我一听敢情我帮忙拆迁来了,赶紧走吧!

乙:拆天安门?怎么不拆中南海呀?

甲:我也这么问呀。

乙:对方怎么能回答的?

甲:人家冲我一乐:“您别急,明天就拆去!”

乙:好嘛!

甲:我一看这招失败了啊,还得想别的辙啊。

乙:又动上脑筋了。

甲:我想啊想啊想……有了!

乙:又想出什么馊主意来了?

甲:我当黑客!最近不是有一个什么少年黑客,才十七岁,就骗了十几个亿?

乙:这可是个有技术含量的事,你能行吗?

甲:你别担心!像咱这种宅男,别的不会,这玩个电脑啊、编个程啊、当个黑客啊,都不在话下,哈哈……(拍乙肩膀。)

乙:(躲闪)我担什么心啊!

甲:我自己写了个程序,拿它来扫描各个网站的系统,找哪里有漏洞。我找啊找啊找……叮!还真让我给找到了!

乙:这怎么还带声的啊!

甲:我自己编的程序,找到漏洞就“叮”的一声。我一看,是一银行的网站,还是香港的。吱溜一声我就钻进去了……

乙:耗子呀!

甲:黑进去以后我就到处留言,“XXX(甲名)到此一游。”

乙:你不怕人家把你抓着?

甲:不把我抓着我怎么上电视认罪啊?

乙:我把这茬给忘了。

甲:我在家等他们来找我,等了好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

乙:着急了?

甲:又过了几天,突然发现支付宝上有人给我汇了一大笔钱!吓我这一大跳,咱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乙:哟,这是怎么回事?

甲:对方还留了个言。

乙:什么内容?

甲:“这点小费请先生笑纳。本行的客户名单还请千万保密不要外泄。”

乙:咳!

甲:我又失败了!

乙:看你还能有什么幺蛾子!

甲:唉,实在不行,我只好……(小声嘟囔)

乙: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甲:我说实在不行,我只好……(继续小声嘟囔)

乙:你大点声行不行?

甲:(大声)我说实在不行,我只好去当五毛了!(捂嘴)

乙:(摇头)唉,让我说你什么好!年轻人,干点什么不行,怎么能去干五毛这种缺德事呢?一人做五毛,祖孙三代脸上无光;将来等你老了,怎么给自己的孙子讲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等你到了另一个世界,怎么有脸见列祖列宗……

甲:行了行了。别瞧不起我们五毛,我们五毛中也出了不少名人!像那个司马南……

乙:就是夹头那个。

甲:还有那个芮成钢……

乙:嗯,听说艳福不浅!

甲:还有周小平、花千芳,最近还有那个徐岚……

乙:你瞧瞧这都是些什么人!

甲:要说这些人里,我最佩服的就要算芮成钢了。

乙:他现在都进去了,你佩服他什么啊?

甲:你想,他本来就在央视工作,回头再上央视认个罪,多有回家的感觉!

乙:你还想着这事呢?

甲:我当了五毛之后就整天在网上骂人,什么贺卫方陈丹青了,什么公知大V了,逮谁骂谁……

乙:你还真够能的!

甲:那天,我正在家里写一篇大文章……

乙:哦?你也能写文章?什么题目?

甲:《论如何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来指导带鱼养殖业》。

乙:嘿!这题目好!写这么篇文章要是才赚五毛,也太便宜了吧?

甲:起码得值十个五毛!我正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写呢,就听见外面有人在嚷嚷:“哎!拆迁了拆迁了!”

乙:“啊?”

甲:我回头朝窗户这么一看,只见一辆吊车冲着我家房子就过来了。急得我是大喊一声——

乙:然后怎么样了?

甲:然后,然后我就醒了!

乙:噢,敢情是梦呀!

甲:我说我怎么上了挖掘机就能开呢,原来都是梦一场。

乙:这个梦挺有意思的。

甲:醒来之后我就把这个梦写下来,发到了网上。

乙:有什么反响没有?

甲:你别说,反响还真不小!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没起呢,就听咣咣咣的敲门声——

乙:这怎么回事?

甲:“查水表!”我一开门,俩穿制服的就把我带走了。

乙:哈……这下可以认罪了。

甲:我说:“呵……警察同志,我要认罪你能放我走吗?”

乙:警察怎么说?

甲:“你真的认识到错了吗?”我说:“呵……真认识到了。”警察同志说:“认识到错了,就要认真接受惩罚。企图通过认罪来逃避惩罚,说明你还没有真正认识到错了!”

乙:嘿!这逻辑还真严密。

甲:我一听我白认了啊。这时又进来另一位警察同志,看上去挺和蔼,他冲我这么一乐,说:“XXX(甲名),你这问题呢也不严重,你认个错,写个悔过书,我们就放你回家。”

乙:你怎么说的?

甲:我说,我不能写悔过书,因为写悔过说明我想逃避惩罚。我真心认识到自己错了,决心为国家服一辈子刑、砸一辈子碱,所以我坚决不写悔过书。

乙:嘿!那这事最后怎么解决的?

甲:最后经过警察同志反复做思想工作,我终于答应认罪了!

乙:你认什么罪啊?

甲:我胡乱做梦,对不起国家。

乙:这就完了?不够深刻!得好好反思,深挖犯罪根源!

甲:我平时一贯表现不好,我过马路闯过红灯,随地乱扔过垃圾,用过盗版软件,看过盗版电影……

乙:避重就轻!

甲:我制造了苏联解体,发动了海湾战争,我还跟周永康沆瀣一气,预谋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

乙:……

甲:这几年我混进了知识分子队伍,在改革开放形势一片大好的今天,我按耐不住反革命野心,公然从阴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扇阴风点鬼火,或造谣于街头,或策划于密室,拉少年下水,诱少女上床,唯恐天下不乱,企图乱中夺权,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

乙:……

甲:本人在运动中所犯的错误和罪行,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本单位运动的进程,削弱了群众对党组织一元化领导的信心,干扰了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破坏了党中央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客观上配合了帝、修、反向党的猖狂进攻……真是罪该万死!经过党组织和群众的批判教育,本人深刻地认识到,如果没有党的绝对领导,资本主义就会复辟,中国就会陷入动乱,千百万人头就会落地……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