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雷哥小区有起伏的坡道

艾琳两口子并排走着,显然小丁对这顿早茶有点不快。

“下次最好别叫我参加你们这种聚会。”

“怎么啦?大家讲讲闲话不是蛮好?”

“怪胎,话说出来象出土文物,还自以为是。”

“侬弗要介顶针好吧,小市民生活,不是做学问。”

“好了好了,没啥可争的。我时间有限,赔不起。”

“侬蛮怪呃。”

“怪啥?看不惯别看。越来越俗气,近墨者黑。”小丁说了句成语。

“侬讲啥?”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得有些气喘。

有玉兰花一瓣一瓣落下来。

 

42美甲沙龙门口

艾琳乘空闲,出来打电话给安,铃一直响,没人接。

她低头发短信,写:给我回电。

隔壁送外卖的老墨把单车锁在铁栏上,他朝艾琳挤眉弄眼,艾琳别过脸去只当没看见。

 

43习武馆

小丁应聘太极班辅导。

河南口音的总教头亲自面试他。小丁秀给他看自己在国内的各种获奖证书,介绍自己的练功经历。小丁叔父是陈氏太极传人。小丁边说边比划,显然功夫还地道,总教头基本认可。

两个人谈待遇,小丁听对方讲,频频点头。

 

44电影院

银幕上正上映《功夫熊猫》,后排坐着安和艾琳。艾琳捧着大桶爆米花,安手里握着大杯可乐。

“他一定要考雅思,一定要读书。不肯等。”

“他吃定你啦。”安有点看笑话的意思。

“我肯定会给他付学费,不够的话银行贷款。”

“他就不会自己赚钱?”

“他晓得我存了钞票。”

“那是你的血汗钱。”

“他照顾我上海家里,就算帮我大忙了。”

“先赚钱再上学,白痴也懂的。”

“他觉得我欠他的。”

“关键是他上学以后怎么办。”

“拿到学位一走了之?”艾琳象问自己。

“不会,除非寻到理想工作。”

“碰到自己欢喜呃女人?”

“三年研究生啥事体不会发生?”

“那就离婚咯。”

“他就盼这个机会,还么碰到前先榨干侬油水。”安几近恶狠狠。

“话说回来,总归是我对伊不忠。”

安抓过爆米花来吃,心里在想反驳的理由。

“咳,一想,头痛。”艾琳真后悔混到今天这步。

 

45 雷哥公寓某室

小丁抱起自己的枕头和盖被。

“啥意思?”艾琳轻轻问,“侬跟我分床?”

“就要考试了,怕复习太晚影响你睡觉。”小丁抱到沙发去。

艾琳呆了一歇。

 

46 日落街卧室 (闪回)

艾琳高烧发寒。鲍拿大被子包起她,从身后环抱着。她不停地抖,打摆子。鲍喂她喝热水,她吐掉,再喝。

“不去,我不去医院。”

“不去不去,我们不去。”

“这药怎么不管用,过期了。”

“没这么快的,起码半小时才有效力。”

“骗我,侬只戆大。”

“我是戆大,戆大。”

“又抖了抖了,控制不住。”

“天就亮了。”

 

47游泳馆

天蒙蒙亮,鲍一头扎进凉飕飕的池水,自由泳,两条胳膊拼命划水。碰到对面池壁,折返,继续划。这样一个来回,一个来回,一个来回。

游泳馆朝着科罗纳公园是一面玻璃幕墙,晨曦的曙光倾斜到水面上。

没有第二个晨泳者,鲍疯狂地划水,往前冲。突然,没力了,划不动了,他匍匐在池水中央。他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在水里粗重的咕噜,以及四周嗡嗡水声。

“哎,哎。”岸上的救生员呼叫,“怎么啦,伙计?”

清冽的水下,鲍忽然有一种升腾鸟瞰的错觉。

空旷的声音,“你要帮忙么?”

救生员急急脱掉汗衫的时候,鲍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邪乎的水脸。

“Shit。”救生员有点恼怒,“你开我玩笑?”

 

48 游泳馆淋浴间

一头肥皂沫的鲍在冲洗。

那个不依不饶的救生员隔着塑料帘子教训起来。

“下次再他妈这样恶作剧,”他说,“小心我不客气。”

“一大早抽什么风,”他继续唠叨,“昨晚没他妈爽够吧,伙计。”

笼头水溅在帘子上,哗哗响。
“你真他妈吓坏我了,”他咬牙切齿,“差一步我就跳下去了。”

他走过去,把打开的衣柜铁门关得啪啪响。

挂帘突然拉开,赤身裸体的鲍瞪大眼睛喊:“闭嘴!”

 

49美甲沙龙

乘空档艾琳到半地下室打电话给鲍。铃响了一会,接了。

“有事么?”他声音不是很热情,“车就要开了,你说。”

“你还好吧?”她几乎胆怯地问。

“还活着。”听上去又尖刻又气恼。

“早上锻炼前一定要先吃点东西,知道吧?”

“我很好,我得走了。”还没等她说完,鲍要挂电话。

“礼拜二再打给你电话,我休息。”

“再说吧。”挂了。

摇头风扇,把她半边头发吹开。她无语。听出来他情绪很糟,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50 巴士在路上

小丁胡子都来不及刮,赶着时间去皇后学院考雅思。

好不容易等来一趟巴士,第三站遇上一位轮椅残疾人,司机不厌其烦地下车,放下特殊升降装置,搏好安全带,把残疾人送上巴士,关门开车。

天空晴朗,阳光明媚,道路整洁安静。

小丁心急得脸色难看。

还有一站,小丁不顾一切地冲下车,一路跑。他恨死了温文尔雅的美国巴士,恨死了艾琳,是她说巴士没几站路。在一个路口,遇上另一个跑着的。早知道他就打电招车,到顶了二十块钱。

当他冲到学院门口,同时有几个气喘吁吁的考生碰在一起。

 

51 美甲沙龙

艾琳在做一个二十几岁波多黎各女人的手指甲,这女人把双腿搁在一旁陪来的六十来岁白人老头腿上。俩人用各自口音的英语调情,老头不住地拿手抚摸女人的大腿。

艾琳忍着,但手势明显比平时快许多。

背景巴洛克音乐被他俩的痴笑声搅和的支离破碎。

当老头把面孔扑到女人小腹上的时候,艾琳扔下手上的指甲挫板,起身往帐台走。

老板娘正看着她。艾琳脸涨得通红,心里在找一句最恰当表达。

“我操,婊子。”她被自己的大声吓了一跳。

“怎么了?怎么了?”老板娘明知故问。

 

52 赌场巴士上

在宽大的连帽绒衫笼罩下,鲍的脸更小了,他似看非看盯着上方车载电视。

电视里正播放中国大陆连续剧《甄嬛传》。

四周成对的老年人居多;偶有中年客,昏昏欲睡。

国庆日的烟花,零星地在黑漆漆的新泽西上空升起,把花花绿绿的影子散落在旅客疲倦的肩上。

 

53 日落街卧室(闪回)

安静下来,艾琳睡着了。刘海湿哒哒贴在脑门上,靠着鲍。

鲍掀开一点棉被,艾琳的腿滑到一边。

窗外蒙蒙亮,黎明来了。

有车路过窗下。

 

54习武馆

小丁示范陈氏太极。

围着一大帮年龄不等的中老年太极学员。

带着孩子来的台湾妇女简,专注地盯着小丁的招式。

 

55 麦当劳

下课后学员们请小丁喝咖啡吃薯条。

彬彬有礼的小丁,热心鼓励欢欣鼓舞的太极爱好者。

“丁先生喜欢苦点?”简自告奋勇去帮小丁兑沙糖。

台湾女人小巧,普通话悦耳。小丁目送她一路。

“我就说嘛,丁老师就象太极神仙。”她说。

小丁显然没准备,有点窘,但觉得很有面子。

简交给小丁咖啡,简的儿子呛妈妈:“神仙喝茶不喝咖啡的。”

大家都笑起来。

 

56基友吧

要不是托尼梁,小丁无论如何都不会走进此地。

曼哈顿中城,五十七街一个窄窄的门面,往地下走,音乐象煮开的牛肉汤一样扑面而来。

黑漆漆,结构复杂的空间隔断,聚光灯下,两个基佬只穿细三角裤,在热舞。

其中一个站在一只方正的笼子里,手扶铁栏,扭动腰胯。

空气中有汗、香水和啤酒味道。

小丁开了眼界,目不转睛,他身旁是色迷迷的托尼。

那些打扮入时的异装癖男子,招摇地擦碰而过。

“你可以给跳舞的小费,如果你喜欢。”托尼示范了一趟,他食指和中指捏着一张折叠的一块钱,顺势勾在舞者的三角裤腰沿。舞者冲他暧昧示意。

托尼浑身趔趄地走回来,几乎趴上小丁的肩头。“我都感到了他的体温。”

小丁往一边欠了一下身子。

“海涅根还是米勒?”托尼问。

“随你。”

 

57赌场

叮叮当当的老虎机,哗哗啦啦的转盘赌。头顶上金碧辉煌的宫殿,地面上黑黝黝的巡察保安。鲍没有坐下来玩的意思,他随便看看,然后拐进盥洗室。

 

58 基友吧

“丁,你需要彻底放松。”托尼胳膊搭在小丁肩上。

小丁打了一个大大的嗝。

托尼笑了,“全是书臭气,去去,统统赶走。”

小丁也憋不住笑歪了。

 

59 赌场盥洗室

鲍就着水喉,拿赌场提供的一次性洁具洗刷擦身,他肚子微凸,胸毛稀疏。五星级盥洗室蔚蓝的灯光,把鲍的身板衬托得有棱有角。他动作麻利果断,换上干净的圆领衫,套上连帽薄绒衫,背上他的双肩背包。出门,走向回唐人街的巴士。

 

60 巴士候车广场

鲍蹲在路边上给长春的儿子打电话。

“你不要再打来了,妈说的。”儿子在那头模仿大人的口气。

“大头,我是你爸,怎么不能打电话给你?”鲍和颜悦色。

“你早就不是我爸了,你不要我们了。”

“让你该死的妈闭嘴。大头,除非我死了,我活一天就是你爸一天,我不会扔下你,

我的都是你的,我的就是你的。”

“你以后不要再打来了。你不是我们家的人了。”

“你说什么,大头?谁教你的?我不是你爸,谁是你爸?你不是我儿子那是谁的儿子?你说。你忘记跟爸在一起挖蚯蚓了吗?”

“我不听,你不要再打来了。”咯噔挂了。

鲍举着手机好一阵子才放下来。

他被儿子打败了。

 

61 基友吧门口

小丁啤酒喝猛了,在路边呕吐。托尼帮他拍背,一只手乘势扶在小丁屁股上。

小丁口袋里掏烟,点上。嘴角还挂着吐沫,大红鹰烟盒捏扁在手里。突然就一阵伤心,差点喷出来,他假装呛了嗓子,眼泪盈眶。

“要杯热咖啡?”托尼关怀备至。

“不,要个女人。”小丁转身看托尼,托尼愣了一下。

“你带我去,去找鸡。”小丁嗓子粗野。“走,我请客。”

“OMG,你真他妈性感。”托尼不知所措。

“走走,带我去!”小丁把半截烟吐了。

托尼突然夸张地笑弯了腰。

“侬老酒吃多了。”这句上海话托尼讲得很地道。

 

62 赌场巴士上

车厢里有电视连续剧对话,有前后座老人嘀嘀咕咕。

帽子下鲍睁着眼睛,他盯着车窗。

外边下雨了。雨滴打在车窗上,水蝌蚪贴着玻璃即刻往后滑下去。

身旁的大陆游客轻轻打呼。

 

63 雷哥公寓某室

艾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台灯开着。

小丁开门进来,在门口立一歇。

“你到哪里喝酒去了?”

“曼哈顿中城。”他看看艾琳反应。“一道复习呃朋友。”

“喝了蛮多酒。”

“还好,多了也喝不起。”他扶了一记墙。

“快点洗澡,龌龊衣裳脱下来扔在箩筐里。”

小丁路过艾琳,碰了她搁在茶几上的膝盖。

关了门,卫生间水笼头哗啦放水。

中文电视新闻,社区侨领欢迎祖国领导人访美。

艾琳起身,轻手轻脚走到卫生间门口,慢慢转开门。

水雾中,毛玻璃帘幕门里面,小丁的身影,他在自慰。

 

64 唐人街面馆

朝阳照在窗户上。

鲍隔夜面孔,要了一碗雪菜肉丝汤面,嗦咯嗦咯吃下去。

当天报纸上,社区新闻有西语裔嫌犯卡洛斯凶杀案。

手机响了,鲍掏出来看一眼,没接。

勿街上,中国礼品店什物一件件挂出来了,红红绿绿。

 

65 雷哥公寓

小丁沙发上醒来,睡眼惺忪。艾琳上班去了。

桌上烙好的印度飞饼,盘子下压了张纸条:

今天晚回,侬自己吃饭。艾琳。

 

66足疗坊

静和艾琳一人一躺椅,享受两个男技师足底按摩。静脸上盖一片湿纸巾,说话的时候,嘴那儿一鼓一瘪。

“现在想想,还是鲍实惠。”

“不好比较,完全两种人。”艾琳说

“上海男人会得算,北方男人就比较一根筋。”

“小丁考好了,估计可以去读研究生了。”

“他倒是现成。钞票你挺。”

艾琳面孔抽搐一下,示意按摩师右手轻一点。

“你知道吗?鲍跟他老婆离婚了,儿子监护权也没捞到。法官判他没抚养能力。”静一边说一边躬起闲着的一条腿。

“猜到了。他老婆钞票哪里来?不都是鲍寄回去的?”艾琳抱不平。

“这个侬有发言权,赫赫赫。”

“每个月一天不差,风雪无阻。”艾琳说,“我可以作证。”

“人家讲是爸妈遗产分的,还有现在的阿姘装潢包工头给的。”

“五年里,至少寄回去五万美刀,一年一万。”艾琳看了一眼技师。

“这把麻将搓大了,坼送。”

“房子买好,儿子未来呃读书铜钿藏好。”

“都是鲍告诉你呃?这么没隐私的男人啥地方去找?”

技师噼噼啪啪敲她小腿了。

“这倒是,鲍从来不瞒我,北方人嘛。”

 

67 赌场巴士

巴士在奔驰。

两边化工厂的巨型建筑往后走。 太阳透过窗帘,斜在鲍脸上,他磕冲着。

“拳头捏牢,对对”后座一男的正给旁边女的看手相。“嗯。”

女的急不可待,“你讲呀,讲呀。”

“你有一个儿子。”他说。女的表情不屑。

“流产过两次。”

男的盯着女的看,女的表情尴尬了。

“神经病,你瞎讲有啥讲头啦。”女的要搪塞,男的顺水推舟。

“瞎讲讲瞎讲讲。”

 

68 上海小吃店

两个人半只三黄鸡,金针菜考夫,还有马兰豆拌香干。

“侬打只电话,叫鲍出来。”静出主意。

“他现在不接我电话,怪胎。”

“我来打。”静拨电话,“啥号码?”

“78789797.”

拨出去,响了一会儿,通了。

“哪位?”鲍困瑟懵懂的声音。

“你等等,”静把手机交给艾琳。

“我。”艾琳语气亲切。“在哪里呢?”

“巴士上。有事么?”

“不是说好礼拜二碰头么?我休息。”

“我不休息。”鲍冷冰冰。“你不是说咱俩已经断了么?还碰什么头?”

“那就算了。自己当心。”挂了。

“他还在发神经?”静盯着艾琳眼睛看。

“随他去。”艾琳很没面子。

“说明他心里还有侬,看得懂的。”

“三日两头去赌场,他不怕输光?”

 

69习武馆和门口

除了教练太极功夫,小丁还要负责整理场地和拖地板。小丁算手脚麻利的,七七八八一阵搞完,到办公室打卡下班。他换下那身白色灯笼衣裤,套上诺迪卡,出门。

一辆凌志越野车等在门口,是台湾妇人简,车是发动着的。车窗摇下,简问:“要带你一程么?”

小丁尴尬了一下,“我可以坐地铁,不同路吧?”

“我送你,别客气。”自动门开了。小丁不好意思上车。车内有花香。

看到坐在后排简的儿子戴维,打个招呼。

“我住在雷哥公园那儿,要不我还是…….”

“别客气,高速路很快到的。”简已经开车上路。

 

70 凌志越野车内

“丁先生刚来纽约?”

“叫我小丁,刚来几个月。”

“移民过来?”

“嗯,准备再去读个MBA。”

简反光镜里,看到儿子喝了一口斯普林瓶装水。

“厉害,小丁先生多才。”打灯向左。“太太在哪里高就?”

“她做指甲,在上城。”

“新移民都会很辛苦,过来就好了。”

车子下了快车道,进入辅路。

“有孩子么?”

“没有。一直没机会,拖到现在更没机会了。”

“美国没有计划生育的。”

“不是不是,我是说岁数大了生不动了。”

“小丁先生会说戏话。你有本事,藏都藏不住的。”

“你说的好。”

 

71 雷哥公寓楼门口

凌志靠边,小丁下车来。车窗里,简摆摆手,说:“很安静的社区,很不错。”

“地方小,不敢叫你上去坐。”

“客气了,再见。我都可以送你回家的。”

“谢谢谢谢。”

“冒昧问一句,您有时间给戴维补习数学么?这孩子悟性慢。”

“妈咪。”儿子戴维明显不高兴了。

“可以的,不知道你们怎么安排。”

“电话再约吧。先谢谢你,拜拜。”

车开走了,小丁慢慢往楼里走。大楼管理员是个白发老黑,他对进门的小丁说嗨。

 

72 雷哥公寓

小丁一切顺利,又意外揽到给孩子补习数学的美差。脸上挂了喜气开门进屋,看到艾琳在炒菜。

“你不是说晚回来么?”

“聚会取消了。台子上有你一封信。”

“噢。”小丁一愣,拆开信,是一份雅思成绩单。“6分!”

他兴奋地回头看艾琳。

 

73婚友介绍所

安陪艾琳来打探鲍的动向。安扮成来找搭伙的,艾琳帮她参谋。中介是个大嗓门沈阳人,把两本有照片有简介的男士目录薄摊在她们面前。

“美女不用我多费话,直说你是要能干的,还是要会哄的,北方的还是南方的。”

“北方的。”安抬头看艾琳。“什么叫能干的?”

“美女有眼力,北方汉子靠得住,大方。”她啪一声合上安正浏览的这本。“这本南方的。你看那本。”她指指艾琳手上的。

艾琳比安还要起劲地一页一页翻。

“我是沈阳的,我有几个老乡,美女信不信得过我老姐?”

“信得过信得过,我想找个长春的。”安紧张。

“长春的到有一个,不过在外州打工,你看后面,那那。”

“这个么?”艾琳翻到那个人,不是鲍。

“挺实惠一个人,不抽烟,只是逢年过节喝点小老酒。没不良嗜好,一空下来就喜欢钓鱼。在长春有一妹妹,爹娘双亡,车祸。结过一次婚,来美国前离了,没孩子。在国内是一物流公司的司机。”

艾琳急着翻下一页。

“怎么样美女?他来美国三年多,现在跑运货,是我熟人硬拖进来登记的,一眼就是个踏实人,不花,都干等三年多了,男人气正足着呢。怎样啊美女?”

安看艾琳,艾琳只顾往后翻。

“只有这一个长春的么?”艾琳随口问。

“看来姐姐这是有目标来的?”中介口气不对了。
“不不,只是随便说说的,我们有个长春同事,人很好,所以就想问长春的你这里有没有?”安越解释越糊涂。

啪,中介从艾琳手里抓过像簿来合上。“你们想找谁吧?说说。”

“我们只是看看有没有认得的熟人。”艾琳一急把意思说出来了。

“找人去警察局呀,你们搞错了。”显然她想骂人了。

艾琳和安赶紧起身往外走,“对不起对不起。”

“我就知道这俩上海女人不靠谱。”她在身后站起来说。

 

74路口

两个人几乎是逃出来,狼狈得要死。

但是证实了鲍没来登记过,还是宽慰了一下艾琳的心。她们笑了一路,眼泪都笑出来。

“吹牛你一点都吹不象。”艾琳指着安。

“你自己穿帮了好伐。”

“老板娘倒没认出我来。”

“六年了,你以为你是谁,梦露啊?切。”

 

75 长岛 独立别墅

一楼开敞式厨房,连接着客厅。窗多,光线柔和,陈设简单随意。小丁在给戴维补数学。简冲了一杯果茶,走过去递给小丁。

“不喝了,喝水多了老往厕所跑。”

戴维显然有些坐不住,小丁看出来了,顺水人情地说今天就到这儿吧。

小孩子一转眼跑自己屋里打游戏去了。小丁收拾凌乱的桌面,被简挡住了。

“不管它。走,我送你回去。”简套件棒针开衫,拿好了车钥匙。

他们一起出门。坐进车,车里有浅浅的芳香。发动车的时候,简给了小丁80块钱。

“多了多了。”

“你不用客气,我也不知道给的对不对。”

“给50就够了。”

车子缓缓开出院子,路两旁的绿坡让阳光倾泄着。

“戴维爸爸在台南的企业很操心,他难得回纽约,好象我们不存在似的。”

“都不容易。”

因为逆着阳光,简戴上墨镜。上了快速路。

 

76 美甲沙龙

能住在曼哈顿上西城的华人都不一般,来做指甲的女人就更不一般了。艾琳在和一个会讲上海话的女顾客挑选指甲油颜色。

“这只时髦,今年兴的。”

“我不欢喜,忒青春了。”她朝自己脚趾比划了一下。“闷骚一点的,哪种?”

艾琳找来两种比较,“这只闷骚。”

她又比划了一下:“还是要这只明骚呃。”

两个人窃窃痴笑,仿佛预谋好了什么。

“哎,你唐人电视看伐?”女顾客问开始做工的艾琳。

“没时间看。回去就想快点爬到床上睡觉。”

“我爸爸妈妈来了,赫欢喜看。我跟他们讲,看看知道点就好了,回国去千万不能跟别人讲。”

“老伯伯觉得稀奇,带他到法拉盛图书馆门口去看看,弗要吓瑟忒伊噢。”

“哎,你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女顾客小声问。

“你当它是真的,它就是真的。你当它假的,它就是假的。”

“等于没说,你很会讲话。”

“是这样嘛。”

 

77 加油站

路途中间加油站,简熄了火,打开油盖,下车。信用卡插入油柜机,按下油号,持油枪对入加油孔,掰到自动扣。她敲敲车窗,问小丁要喝什么?小丁摇摇手说不不。

她走去油站卖品店,身材一般但身形保持良好,七分裤把撩人的小腿突显出来。臀围兜紧,腰身纤巧,尤其那飒爽的短发,显示了她的身份。

小丁从车里看过去。

一会儿,简拿着一杯咖啡,一罐汤力水出来。风把棒针毛衣吹开,头发吹散。

简跨上车,右手递给小丁汤力水。“你喝这个,我喝咖啡。你可能会喜欢汤力水有点苦涩,但是很清爽。”

小丁打开喝一口,他第一次喝,表情怪异。简乐了,发动车子。小丁一侧身,无意瞥见简衬衣里米色文胸,饱满诱人。

“我喝咖啡,一天三杯,不多不少。这是来美国中的毒,起先是工作需要,后来是自己需要,不喝咖啡一整天浑身不舒服,会头痛。”

“咖啡因作用吧?”小丁装萌。

“我想是。你喝茶,是吧?”

“你怎么知道?”

“我跟大陆公司打过交道,坐办公室的人一天能喝一热水瓶茶水。”

“呵呵,这个你也知道。”

 

78  途中

“我喜欢上海男人。小学同桌是个上海人,那时候喜欢去她家自习。他们家很一般,但总是收拾得井井有条,清清爽爽。印象里她有个不停抱怨的妈妈,抱怨天气、抱怨食物、抱怨公交车,总之台北啥都不如上海。她爸爸在一旁总是笑眯眯应声:晓得来晓得来。从不争执,上海男人的好脾气印象特别深。”

“上海男人会照顾自己女人面子,门槛精。”

“怎么讲?”
“女人只要捂心,万事好办。”

“捂心就是舒心的意思,对吧?”

“差不多,惬意吧。”

“形象,嗯,女人就要一点点‘捂心’。”

“你先生家里是老上海吧?听你的意思。”

“我有那么福气么?”

突然间,象哪根弦被碰到了,对话戛然而止。

 

79  雷哥公寓门口

小丁下车,从车头绕过去。简摇下窗,笑容舒朗。

“那么下星期见,上海人。”

“谢谢,”小丁动人一笑。“再会。”

 

80 雷哥公寓某室

沙发上,艾琳和小丁做爱。难得小丁主动。

小丁坐着,艾琳跨在他身上;他的格子大裤衩已经褪到脚背上。艾琳真丝小背心都落下一半了,她用力往前冲。小丁双手紧紧抓住她两瓣屁股。他用力往上顶,顶顶顶一个激灵先到了,喝叱喝叱喘气。跟着艾琳整个身子合拢来象要锁住小丁开始发软的身体。身体接触的地方感到汗蒸蒸了,这样腾空了一歇。

小丁松开手,艾琳翻身下来。

艾琳去卫生间开灯小便,拿块毛巾在热水里搓拧,她擦了自己的下身。镜子里看见小丁站在她身后,盯着她。她转身想帮他擦擦,他让开了。他去便池小便,然后跨进浴池,拉上帘幕门,开水笼头,哗的水声。

艾琳把毛巾搭到挂钩上,出浴室,房间里漆黑一片。

经过的飞机象切割机一样咆哮而过。

 

81蛋糕店

鲍把一杯咖啡放在艾琳前面。

“你干嘛跟踪我?”

“违法伐?”艾琳笑了,嘴唇稍微翘起。

“以为你已经跟我没瓜葛了。”

“我经常惦记你。”

“没必要。我蛮好。”

“你为啥要跑赌场车,这点钞票啥地方赚不到?”

“我一切都在车上,省吃省住省消费还有报酬。小时候太穷了,汽车没坐够。”

“你不觉得无聊么?一年到头。”

“一点不,连续剧一集不拉,你不一定看得过我。”

“你为啥?说给我听听。”

“算算一年也可以到手两万八,五年,我回老家做富翁。”

“你的一房间家具呢?”

“全部卖掉了,打官司,输给她了。”

“汽车呢?”

“给我老乡了,他答应放我两箱行李,偶尔借宿一两天,洗把澡。”

“你不对的,我不觉得你这样更好。”

“我觉得蛮好,一身轻。”他看玻璃窗外渐渐聚合的去赌场的客人。

“你要重新开始。知道么?”

“不要讲我了,你怎样?新生活很滋润?面色好看多了。”

“小丁被路易斯安那州一所大学录取了,一年制工商管理专业。下个月就去新奥尔良。”

“那又怎样?跟我没啥关系。”

艾琳噗哧笑了。“你不是说过你也是我老公吗?”

“那是四个月前,我还有家。”

“现在你对我不好了。”

“情况变了。我哪能再对你好?咱俩不搭界了,艾琳小姐。完全不一样了。”

“多少不一样呢?”

“老婆没了,儿子抢去了。差点把我整死。”

“这都过去了。”

“对,你讲的对。扔掉过去,想都不要想它,就当它重来没发生过。”

“可能伐?没有过去你怎么晓道今天?”

“你现在废话忒多。这是我要的生活,唯一活得下去的方式。如果不顾及你的过去,你就不会跟我拜拜,对吧?这就是为啥我不要家,哪怕能够唤起家的回忆。现在最好。”

“老大不小了,要有个人一起张罗。”

“这不该你操心。不管怎样,性生活我还是有的。”

艾琳笑起来。“赌场巴士艳遇多,你又是个帅哥。”

“那是,想倒贴我的何止一俩?”

“到时候,肯定就不止多一件行李了。”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一个熟人在外面敲敲玻璃窗,提醒他可以上车了。

他站了起来。“发车了,我要走了。”

艾琳也站起来,想说但没好意思说。却说:“我一直馋你做得北方菜,好吃。现在自己做的,没味口。”

鲍没有反应。艾琳端起凉了的咖啡,一口气喝干了。鲍抓起轻轻的背包往外走。

她嘀咕说:“不管做啥,别太离谱。”

鲍跑出去,上车,头也没回。

 

82尼加拉瓜大瀑布

观瀑船经过瀑布一侧,轰鸣的落水声,水雾漫漫。

橙红色的塑料雨衣,被峡谷的风鼓舞,双手必须紧紧抱住身体。

艾琳和小丁露来的脸庞上已全是雨露。

近在面前却听不见彼此呼吸。

巨大的白色水幕。

小丁喃喃自语:“也就这样了。”

艾琳喊:“啊?你说什么?”

小丁不置所以。

 

结束。

 

9/01 /2011 一稿 纽约

10/1 /2013 定稿 纽约

(该剧本上部载2013年11月5日《自由写作》第99期)

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