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们高亢的合唱中,我是

被剔除的低音部。

是阳光照不到的阴影

你们庆祝仪式上的缺席者。

星空溅出的光,微凉

难看的斑头雁,大笑着飞过

有多少年了,我不再谈论

一个人的伤口和两个人的缘分。

我不会感到孤单——刀斧正在修直道路

也不再痛苦——我已与痛苦达成和解。

对于生活的这个时代

我尚无资格进行审判。

难道阳台上的花草能代表整个草原?

难道印在报纸上的文字意味着真理?

渐渐地,我离人群越来越远

在这艘癫狂的航空母舰上,我只想当个逃犯

原谅我吧,一条贱命

只配在大地上四处漂泊。

 

 

侏儒

 

我们诅咒雾霾——空气和云层阴谋结盟

我们痛恨堵车——道路对抗着速度

我们向财神跪拜

我们向宝座屈膝

遇见山时,变成一棵树

遇见河时,就化成了一滩水。

呵,布鲁诺受刑时

往火堆中添柴的人群。

呵,袁崇焕凄厉的哀嚎声中

分吃肉片的看客们。

我们啊,已同古代中国割袍断义

又弄丢了现代中国的名片。

我们造出了弹道导弹,刷新了GDP

就算我们都有一米八的身高

我们仍然是侏儒

仍然是。

 

 

闪电劈开了春与夏

 

管制就是

命令你把喉咙里咳出的痰

咽回去

就是园丁把苗圃中伸出来的枝条

“咔嚓”一声剪去。

 

它给你个秩序,也赐予你一条锁链

让你尝到做奴隶的甜头。

破碎的江山布满伤痕

雨在下,闪电劈开了春与夏。

 

 

因为我是个悔改的罪人

 

这一天必将到来——

头发白了,一口假牙,说话絮絮叨叨

 

那时我会暗自发笑

为了年轻时一段孟浪的情事

 

更多的时候我会忏悔

人生过了一大半,我才认识了祂。

 

家乡的景象已模模糊糊

旧日的朋友大多也忘记了姓名

 

门窗被风推开又关上

记忆也赶来羞辱我。

 

对于一截枯木来说,为时代见证或见伪

都不再重要了。

 

从岩石到鹅卵石

我们需要怎样的耐心来换算?

 

准备些香料和没药吧

让我最后一次膏抹十字架上的那个人。

 

 

悲伤的雨下着

 

悲伤的雨一直下着,在今天

下到26年前。

悲伤的雨看着沉默的人群

只有风,把树叶弄得哗哗地响。

悲伤的母亲们

被控制在广场之外

远远地看着孩子的葬身地

既不能立一块碑,也不能点燃一支蜡烛。

上帝以悲悯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并没有把手放在她们肩膀上。

悲伤的雨,像一支凄婉的歌

唱着、唱着。

 

 

黄昏一瞥

 

这是对面窗口钢琴女孩的时间

也是楼下中年男子清洗私家车的时间

主妇们开始收看肥皂剧

夜市上第一宗买卖成交了

烧烤、啤酒和热烈的吹牛

另一些人收拾行囊,准备远行……

 

光影在河水下潜行

黑暗中闪光的并不仅仅是硬币。

警察除了指路,也干点别的

虽然我们听不见“哗哗”的镣铐声。

但傍晚还存在另一个世界

你们不知道。

 

 

伟大的遗孀

——给娜杰日达

 

你是人民公敌的妻子,你是诗人的乞丐女友

俄罗斯大地上一株野荨麻。

莫斯科拒绝你、列宁格勒驱逐你

你像老鼠,东藏西躲

你携带着秘密武器

奥西普的诗句——啊,这短命天才!

你是网游时代的猎物

被内务人民委员会追杀。

 

俄罗斯有成千上万个遗孀:

安娜、卡秋莎、薇拉、叶卡捷琳娜……

而你——娜杰日达

意味着希望、希望。

四十二年,刑期漫长

你把文字的密码和死亡的恐惧

牢牢地焊接在记忆中。

你,在苦痛的人间服役。

 

历史的冰柱融化了——当你开口说话。

缪斯女神也掩面而泣——当你用人脑复印。

你终于等来了死亡通知书

有毒的风吹来了断头草。

娜杰日达,你是、你是

伟大的遗孀。

 

 

中秋日

 

月亮,月亮

你胖大的脸又一次显现

人们喝酒、吃月饼、看电视

你查看草原和山峦,欧洲和美洲

月亮,你受了谁的差谴

对这片阴影下的苦难视而不见?

有人仰望天空,有人想起故乡

有人上网也有人看书

这一晚,我无情可抒也无泪可流

这一晚,国家机器开动了

他们把恐惧的芯片,植入我们大脑

鸟在飞翔中颤抖

我们还在人世活着

——只不过是活着。

 

 

子夜从医院回家

 

夜的夜,更凉更黑。

露水打湿了三叶草腰身

晚归的情侣用呓语,谈论着未来

联防队员的手电筒

请不要惊扰睡着的蟋蟀

电脑前写字的书生

更不要试图唤醒那些装睡的人。

伟大的思想隐身于黑暗中

只有病人们盼望明天发生奇迹。

原谅我孤陋寡闻

梵高画出的星空,我至今没有看见过。

夜的夜,又深又长。

 

 

头戴星星的人

 

能再次见到你,先生

这样真好。

在这罪恶的索多玛城

我们还能谈诗、赏画,聊聊家国

还能在飘着细雨的小街道别

这样真好。

先生,秋天的北京城

不是我们的城

我们是异乡客,红色祭品

和头戴星星的人。

长安街上滚过雷霆

又在京剧的唱腔中缓缓停住。

所有的路灯不明也不暗

让人分不清白和黑、南和北……

就此别过吧,先生

让快递公司带来南方的好消息

一路平安吧

愿上帝的手解开捆绑我们的锁链。

 

 

三支火焰,浪迹世间

——致友人

 

……窒息的空气令梦想发疯。

 

我们谈论,水与冰的形状

盛夏的树阴在远方。

 

笔不能解开镣铐,键盘不能砸碎牢门

沉默也不能唤醒沉默……

 

这是个糟糕的年代

只有少数人用真理束腰

更多的人,将成为落叶中的一片。

长笛在午夜吹响

罗马化成了尘土,在阳光下飞扬

我沿着星球的边界走来

只为从庞大的姓氏中寻找你们。

 

每一天都是等待的一天

晚霞骄傲地取代了日出。

如果我们还能活着

记忆如同松针,稠密而坚韧……

每一天都是未来的一天

历史的册页上将会出现我们的口述

关于成长、谎言和杀戮。

 

多好啊,我们一同回望二十一世纪

绿藤和杨树热烈地交谈

那时祖国不再有红色奴隶

幸福前来问候人民,秋天将要加长三倍。

 

 

小调

 

弹过的马头琴,弦子断了。

喝过水的通天河,被污染了。

 

我有一个兄弟

他们把他变成了哑巴。

 

主啊!现在我只能跟你说话

别的时候发呆、玩手机、看译制片。

你给我的不多也不少

阳光、空气和粮食,千万柄刀刃上的血。

 

可是我有一个兄弟

他们把他变成了影子!

 

噢,哑巴兄弟!

别走近向你问路的妖精

噢,影子兄弟!

你骑着白虎飞过河北平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