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如鞋?冷暖自知!                                                                                                                              ——题记

 

(上)

李云有个好老公,是路人皆知的。从拍拖到结婚近二十年里,她因此不知收获了多少艳羡的目光。还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刘志刚就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长得一表人才不说,性格也十分地活跃。当时有很多女孩子对他动了春心,和李云 同寝室的班花杨倩倩就是其中最踊跃的一员,但刘志刚却不为所动。一门心思扑在其貌不扬的李云身上,大家百思不得其解。李云也被描述成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很有心机的闷骚型。

对于这飞来地意外青睐,当年情窦初开的李云有惊喜有惶惑,有患得患失有不知所措,就是没有拒绝的理由。那些附带的评价,她也一道坦然接受了。这个世界酸葡萄心理是普世存在的,没有吃到葡萄已经很让人同情了,找机会倾泻一下心中不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自己并没有因此而损失什么。

大学的日子李云是幸福而且骄傲的。刘志刚不仅是外在条件响当当地拿得出手,对李云也是好得没话说,打开水占座位,下雨打伞天冷送衣,那个年代男朋友该干和不该干的,人家全干了。后来为了可以在同一个城市,两个人一起读了研究生,再到出国读书就业,一路走来,真地是风调雨顺。

当年,跟刘志刚回他家的时候,李云也有过丑媳妇难见公婆地担心,刘志刚安慰她说:我就是带个天仙回去我妈都不会满意的,你不要想那么多。

等见到准婆婆,李云也更深层次地理解了刘志刚的话。准婆婆不仅貌美,而且能干,绝非一般人可以进入得了她老人家的法眼。因为清楚地了解了形势,所以李云反倒没有了压力。对婆婆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点也不生气上火,本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原则,由得她去了。

更何况,李云和刘志刚这些年来的日子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小家庭也建设得温馨有加。尤其是到美国后,别人家的日子总有坎坎坷坷的时候,而他们的却是一路坦途。当然这一切得归功于刘志刚的领导,别看他在仕途上并没有很大的进展,但是却很擅于经营小家。像什么洗衣做饭收拾房间,那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他的才华极大地体现在如何为家里节约资金上,买什么便宜衣服便宜食品那是不值得一提的,人家可以花两千大洋买辆车,基本没有修理费,用了十年还在继续跑,房子就更不用提了,房价最低的时候买的不说,还是他们小区最低价拿到的,要知道那房子在小区可是数一数二的。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他们一家不仅生活得有声有色,刘志刚也赢得了扭腰村最佳信息中心的称号,村里中国人大事小事,似乎都要和刘志刚探讨过,才会安心去做,不然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很不踏实。刘志刚对这些殊荣,是来之不拒,慷慨收蘘,而且越加地自鸣得意起来。李云夫荣妻贵,大家都叫她闲人李云。一帮师奶们是羡慕得眼珠子都掉了下来。

———–那李云,怎么命那么好,找个那么能干的老公!家里说是除了吃饭,剩下的活都不用她干。

———–就是,就是,刘志刚还长那么帅!那李云充其量放大了说也就是路人一个。

———–听说她的衣服包括内衣都是老公给买的!孩子小的时候,都是刘志刚晚上起来喂奶。

———–真的?真是中了六合彩了,好运气啊!

每每听到这些,李云都是一笑带过,曾经她也尝试把刘志刚不为人知的一面说出来,比如刘志刚很挑剔,他揽下做饭是因为自己做的根本不合他的口味,家里的东西全是刘志刚买是因为她买了刘志刚总是能挑出毛病来,不是太贵就是不好看等等。还有刘志刚是个很啰嗦的人,事无巨细都有规则,比如刷个牙,水吐出来喷到了镜子上,他都会说的。不过这些无论李云描述得如何生动详细,也引不起大家的任何兴趣,要是李云的口气还带有抱怨的话,还会招来反击:世界上哪里有完美的人,不要要求太高了。

其实在心底,李云也是一直这样对自己说的,只是有的时候,这个弯还是转得很辛苦。自己也一样地赚钱,年收入也算是六位数字了,可是钱如何花她却是一点发言权也没有的,要是没有经过刘志刚的同意,多花了一分钱,刘志刚也会把家里弄得鸡犬不宁的。每当这时,李云就只有暗自叹息的份。刘志刚自负得很,你李云找到我是烧了八辈子的高香了,论人品,论长相,论性格,反正无论论上什么,你有哪点配得上我,这家里不是我精心打点,如何会有这般生气。你就该找个地偷乐去,还在这里唧唧歪歪什么。

李云本来就是笨嘴拙舌类型的,每每给刘志刚说得无言以对,更何况身边还不断地有人提醒,她是多么幸福和幸运。当年刘志刚的追求者之一杨倩倩也到了美国,并和他们同在扭腰村。奈何遇人不淑,嫁了个赌徒,在老公把家里的房子按揭成了负资产之后,杨倩倩快刀斩乱麻地离了婚。这活生生的反面教材,时刻警醒着李云,要知足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李云和刘志刚的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虽然偶尔也夹带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可绝对不影响他们畅顺的主旋律。两个孩子相继到来,当然孩子的性别和出生时间都是刘志刚精心设计好了的,刘志刚依然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孩子照顾得茁壮成长。李云自觉和不自觉间,把自己列入了上帝的宠儿之列,人生似乎没有再高的期待,只是希望一起到天荒地老,依然还是对方手心的宝。

那年夏天,刘志刚安排好了全家开车去奥兰多的迪斯尼玩。李云因为加班很多人有些累,就说做飞机去好不好,近二十个小时路开车,好辛苦的。

当然得到刘志刚的一口否决,坐飞机和开车时间上差不多,但费用上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且在机场一大堆行李还要肩扛手提,免谈。

李云只好勉为其难地和刘志刚换着开车,一路上是马不停蹄,因为刘志刚早已在网上订好了酒店。李云是最不喜欢晚上开车的,可是刘志刚觉得钱花在在路上住宿就是浪费。

因为累,也因为心里有些怨气,一路上,李云基本不和刘志刚说话。刘志刚乐得清闲,不是他开车时他就睡觉。所以当他们的车和别人的车撞在一起时,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志刚偏头看了一眼李云,不晓得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李云的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流淌而下,他正顺着自己的思路:怎么开车的?这下麻烦了,我们要错过入住酒店时间了。说完他径自打开车门,下去找目击证人了。

一些互不相识的人围着李云,关切地问:你怎么样了?还好么?坚持住,马上就可以去医院了。有人马上报了警,警察和救护车相继赶到。

刘志刚一直很忙,找完了目击证人又忙着给汽车拍照,然后开始打电话给保险公司。李云的左手断了,疼得她撕心裂肺地,可是刘志刚的反应,让她的心碎了一地。她木然而又惶惑地看着刘志刚窜上窜下。他在干嘛?他不是应该来关心我和孩子是否安好么?怎么这些来关心的全是莫不相干的人?

等他们从医院出来,已经是半夜三点了,幸好孩子们没有受伤,只是都累了。李云想着找家旅馆住下,第二天再说吧。谁知刘志刚已经联系了最近的一家二十四小时开的租车行,他们还是要继续前往目的地。

李云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刘志刚。刘志刚被她看得有些发毛,更是浑头火气:还不是因为你,要是我开车的话,我们现在已经到了,真是的,什么事也干不了!

李云没有再说话,把沉默一直延续到他们从迪斯尼回来。刘志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李云的沉默,他在陪孩子玩的同时,还在忙不迭地和拖车公司,租车公司还有保险公司联系。在他尽力把家里财务损失降到最低点时,他没有意识到他已经把家里的感情损失提升到了最高点。

 

(中)

李云对刘志刚提出离婚时,他以为她在开玩笑,确定不是之后刘志刚开始破口大骂:你是不是吃猪屎了你?竟然要和我离婚,你到哪里找我这么好的男人?你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

从来就没有对李云满意过的婆婆听说他们要离婚,简直喜出望外:儿子呀,你生的是哪门子气呀?你应该高兴才对,那丧门星走了,你还怕找不到比她好的呀?

李云妈妈吓了一跳:你不会是车祸撞坏了脑子吧?什么他心里有没有你,你以为你十八岁呀?一天到晚情呀爱的,你都四十了,现实点,人家和你安生过日子就可以了!

李云很平静也很冷静,当初她提离婚的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想着如果刘志刚对他在车祸中的表现有很好的托辞,自己是否就应该原谅他。可是现实却很冰冷,刘志刚甚至都没有问原因就开始对她劈头盖脸地指责,这反倒坚定李云的决心。她顿悟了好多,以前一直认为刘志刚深爱自己,现在看来自己只不过是刘志刚一个权衡利弊的最佳选择而已。多年的幸福生活只是一厢情愿的空中楼阁,对对方来讲是选择的附赠品。李云觉得婚姻的天空越来越灰,越没有办法延续。

刘志刚看没法挽回了,就提出孩子的抚养权归他,而且在财产分配上极其不合理。刘志刚那些苛刻的离婚条件或许本意上是为了挽留李云,只是李云体会不到他的良苦用心,他那些刻薄的刀子般的言语深挖着李云的心,李云越来越深重地发现原来刘志刚是如此地薄情寡义,自己真是与狼共室多年。

两张盖了章的密密麻麻写满字的A4纸宣告他们的婚姻从此划上句号,李云看着有些怅然若失。中国的离婚大红本本换成墨绿本本,显得隆重而真实,而美国两张纸就打发了,简直廉价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是不是预示了他们的离婚本来就是太过轻率的决定呢?只是人生是条没有彩排的不归路,而对答案却总在事后揭晓。现在的李云依然觉得离婚是他们婚姻最好的出口。

杨倩倩一收到消息就赶了过来:你发什么神经,怎么说离婚就离婚了?

李云有些莫名其妙:你自己不也是离了?

———-我的情况和你的能一样吗?我是非离不可,你是吃饱了撑的,多好的老公啊,我上杆子都没有追上。

———-你现在也可以再追呀!

杨倩倩真地很听劝,行动也很迅速,不到两个月,李云就收到他们结婚的请柬。婚礼上人们在感叹新郎新娘般配养眼的同时,也很困惑曾经那么完美的婚姻怎么说散就真地烟消云散了呢?刘志刚不忿气似地把他们的婚恋故事追溯到大学,对自己和李云的婚姻来了个颠覆性否定。理智的圈外人可以看得出那是刘志刚还在乎李云的表现,而身陷其中的李云看到只是刘志刚的无情无义。

李云依然是让人难以思议地,就如当初刘志刚为何会选择她一样,她的离婚让这些费解更上了一层楼,人们对她的称呼改为古怪的李云。她租了公寓,买了一堆以前想买不可以买的东西,还有衣服,也开始尝试以前想吃而无法吃的食物,没有了刘志刚的唠叨,的确觉得身心清净。虽然午夜梦回时也会感叹枕边的冷清,有粗活重活,伤心劳累时也念起曾经的扶助。更何况他们孩子对他们的离婚,不仅是不理解,甚至是充满了怨恨。儿子连话也不和李云多说一句了,女儿泪眼汪汪地:妈,你为什么要和爸爸离婚,你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这些为什么在夜深人静时也在李云的脑海里徘徊,她也给不出答案,她只是知道她必须顺着自己的心走,必须给自己一个交代,就如当初嫁给刘志刚一样。

杨倩倩对孩子还是很不错的,儿子虽然没有说过什么好话,但是也绝对没有抱怨过。女儿毕竟年幼些,三下两下就给俘虏了,处得还挺开心,不过刘志刚和杨倩倩的点点滴滴也全漏到了李云这里来。

有时李云听到刘志刚和杨倩倩的争吵,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痛快,杨倩倩伶牙俐齿,把李云当初的憋屈乘了个平方扔回给了刘志刚,怎不叫人开心?不过李云也有李云的郁闷,当她想再次涉足感情时,却发现要找个像刘志刚这样虚情假意的都是很难实现的愿望,到她这个年龄的婚姻更像条件相当的买卖,只是钱和货的问题,至于心和情那是奢侈产品,不列入交易范围。经过岁月的打磨,就算还是原来的男女主角,感情都不再会是那么纯真了,更何况男女主角还在不停地变换。

李云时常想如果没有那场车祸他们的婚姻是否应该还在存续期间,她也在心底问自己,她反应过头了没有?用最流行的话说:难道真是不作不死?如果说他们的婚姻是错误,那么离婚却依然没有把错误变成过去,因为生命里多了很多以前没有的沉重。可是如果说离婚是错误,却为何分开之后又有李云的轻松和刘志刚迅雷不及掩耳的第二次婚姻。

女儿这段连续报告说刘志刚和杨倩倩越吵越厉害,都快赶上吃饭的频率了。他们还在吵要不要生小弟妹,女儿说不想和他们再生活一起了。李云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但伴随火辣辣地疼时却也是难以言喻地畅快,刘志刚估计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李云对他从来就是言听计从。

那天刘志刚来接孩子的时候,李云史无前例地发出了邀请:进来坐坐?

布置得还挺有品位吗!刘志刚边打量边说。

李云心里在骂:以前你不都是看不上眼的么?她面无表情地:你们现在经常吵架?

刘志刚大约没有想到李云会如此地开门见山,他用很复杂的眼神扫了李云一眼:她的脾气急,意见还多,不像你!

不像我那么好欺负,是吗?李云忽地笑了起来。

刘志刚叹了一口气: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你怎么会突然想和我离婚,是蓄谋很久地喷发吗?

是因为那次车祸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死活。李云幽幽地一字一顿地吐着。

刘志刚愣了,但旋即恢复常态:说你猪脑还真没有错,你第一天和我在一起呀,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你不知道啊?

回答用语不是很礼貌,但是很有煽动性,李云的心被触了一下,颤地厉害,她努力地让自己定下神来,今天请刘志刚上来不是为了彼此哭诉衷肠。不管婚姻是否美满已经结束就无需再谈,何况他们的已经是过去无法更改式,但是孩子却是必须回奏也要面对的畅想曲。婚姻的大幕拉开放下,牵涉地不仅是演员,更多的是观众。

李云舔了一下嘴唇,艰涩地摊出了牌:我现在觉得孩子们还是跟我在一起生活合适些。

 

(下)

杨倩倩一副吃了李云不解恨的表情:你嫌我们不够乱啊?本来老刘不想再要孩子就是怕会失去你孩子的心,现在你提出孩子跟你,这不是要了刘志刚的命么?

李云也气不打一处来:刘志刚的命那么不值钱呀,孩子跟我有什么不好,你们不是正好有精力去养你们的孩子,真是狗咬吕洞宾。

杨倩倩狠命地盯着李云:你是不是后悔了,利用我让刘志刚后悔,我告诉你李云,我可不是破抹布,他刘志刚想甩就甩的啊!

李云啼笑皆非:你和刘志刚的恩怨是非别扯上我,行不?我是他前妻,前妻,我们现在要谈是怎样对孩子最好的问题。

李云觉得好累每次和刘志刚或是杨倩倩谈话,就和打了一场仗样,打仗至少还有个输赢正负,而他们却是纠缠不清,没完没了。杨倩倩根本不相信李云说的话,甚至说出:你要是真的对刘志刚没有什么想法了,就赶紧嫁人,这样刘志刚也死心了。

李云没想躲过了少女时代的被剩的危险,却被绕进了另类剩女的行列。看来万般天注定,半点不由人是精确之至的。之所以依然还单着,是一方面是因为李云觉得还很享受单身的感觉。另一方面就是感情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她李云就是把征婚广告贴在脸上也不能说她就可以立即嫁出去。

李云的妈妈本来就不赞成女儿的离婚,奈何鞭长莫及,当初还有着他们玩玩离婚,最终还是会和好的想法。不过,刘志刚迅速地再婚毫不留情地把前岳母的美好心思扔进了垃圾桶。本着女儿不能吃亏落单的原则,再加上女儿落入外邦人士的担心,让李妈妈寻找女婿的步伐变得更加快起来。李云其实心里对母亲的做法很排斥,但是严峻的事实又让她感叹,真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

樊新就这样被挖掘进了李云的生活。樊新快四十了,依然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当年稀里糊涂地混进了美国,然后莫名其妙地拿了绿卡,在扭腰村的中国城法拉盛一家餐馆做大厨。他的婚姻大事就和他的职业一样,一直是怪怪的,因为樊新本来是东北人,却在川菜馆里做大厨。有时候顾客吃得兴起,想和他攀一下老乡,叙述思乡之情,结果樊新那东北腔的普通话把他们扫得兴致全无。他的感情之路更是无厘头,上到企业高管,下到美容洗脚妹,横贯中西,高丑胖美,应有尽有,从不雷同,不过结局都是相同,一拍两散。

大家都说樊新是名字娶坏了,樊新不就是烦心么?日子能过顺畅吗?樊新自己似乎到没有什么烦心的,聚散离合在他的眼里和心里似乎都平常,听任庭前花开花落,坐看天上云卷云舒,人家可能没有什么浪漫情怀,可有的是广阔胸怀。

李云当时一听樊新的条件,差点没从公寓楼上跳下去:妈,你怎么这么抬举我呀,给我找个这么好条件的,人家能看上我吗?

要对自己有些自信。李妈妈似乎没有听出女儿的弦外之音。

妈,我一不身残二不志残,你就不可以帮我找个条件好点了啊。自从离婚后李云的口齿也伶俐了好多。

这个条件不差了,要知道国内的我担心到时你变成搬运工,美国那边有孩子的,我怕你对付不下来。这个只是工作不好听而已,收入很不错的,一个月六千现金呢!

六千现金,真的假的?李云给唬得一愣一愣地,早知道那么辛苦读书干嘛呀,去烹调学校上进几个月就行了啊。

第一次见面李云是本着见识一下拿六千块一个月的厨师是长啥样子的好奇心思去的,自然也没有怎么打扮,一身休闲的运动装,脸上也是不施粉黛。这种样子,在和刘志刚婚姻存续期间出门,是要被刘志刚骂得狗血淋头的。到一接上头,和樊新还很默契。他也是半新不旧的休闲装,但是很整洁,头发和指甲都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地,一点油烟味都没有。

李云记得他们喝的是广式早茶,说的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话,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对对方有很迫切的了解的心思,闲聊了几句,就各自看手机,然后各自回家。然后李云以为不会再有然后。

但事实却是他们有着然后,不是那么紧密而已,一周讲一两次电话,半个月吃顿饭出去玩什么的,有时李云也带着孩子一起去,孩子在刘志刚的情愿和不情愿之间,已经慢慢地演变成呆在李云身边为主了。大家一起没有什么特别的,没有相互的排斥也没有什么如胶似漆,就是淡淡的,但是怎么样都很自然。期间李云也和其他各色人等继续相亲过,都是不久之后就没了下文。樊新不是李云理想中期待的下文,可是一直在那里,不温不火地在那里守候着。李云似乎也很享受和他相处的轻松,相对而言,樊新没有刘志刚的挑剔,李云觉得没有压力自信多了。

圣诞节他们一起吃了顿饭,樊新送了李云一条钻石项链当礼物。李云拆开时吓了一跳: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假的,很便宜的。樊新一点也不在意似地。

李云反复地看着包装盒,这个路人都知的钻石名牌怎么可能假得了:你不是想套住我吧?

樊新伸了个懒腰,高深莫测地:你想被套住吗?那我们去换个戒指。

扭腰村认识李云的人又是一片巨大地骚动,李云竟然找了个五大三粗没有文化的中餐馆厨师,真是饥不择食啊,还正儿八经地要结婚,脑子坏得没法救了。看看人家刘志刚就是真金不怕火炼,再找的老婆还更漂亮,马上又要再添人口了,幸福得直冒泡。这李云抱着个金镶玉不识宝,弄丢了不说,还搭进了后半生。仿佛这李云一步踏错是步步错,毁灭了大众的幸福。

杨倩倩来送贺礼,也满怀心事地提醒李云:我希望你早点嫁人,可你也别委屈自己呀,中国市场不行,我们还可以拓展他国市场的啊。

李云一脸淡然:你太高估了你的力量吧,为了孩子我都没有做到委屈自己。

那是,那是,杨倩倩的心着了地,又把自己的疑虑抛了出来:你说你结婚后,刘志刚会不会真心爱上我?

李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我觉得刘志刚是属于谁也爱不上的人,因为内心深处他爱的是自己。

杨倩倩似乎醍醐灌顶:天呀,我这是自投罗网么?

李云古怪地笑了:没有那么严重,你嫁了你深爱的人,即使鸡飞狗跳也是开心。我虽然得不到大众认可,可也找到了内心的平静。用我最新看到的网友的话形容最贴切:我们都是绝望主妇,可我们各有各的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