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任性的男人

——我想在女人身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寂寞的窗口,都习惯男人。

 

也许

我是被女人宠坏的男人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故事

都像粉色红唇

那样艳丽

我希望

能在挂满水珠的胸前作画

画出男人的野心

画下一条永远不会

干涸的河流

一片鲜红

一片属于鲜红的偷情和烈焰

一片虚掩的湿地酸果

 

我想画下女人

画下美色

所能散发的柔情

画下所有初始的

熊熊燃烧的爱火

画下弯曲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穿过衣服

她的眼睛永远是夏娃的颜色

她永远望着我

永远,望着

绝不会忽然花容失色

 

我想画下遥远的美色

画下梦中的企图和沦陷的快意

画下许许多多明媚的女子

画下森林——

长满许多种柔软的眼神

我让她们挨得很近

让她们彼此相爱

让每一朵红颜花

每一朵灿烂的红颜春事

都成为一个美丽的生日

 

我真想画下所有美人

我没见过她们,但极有可能

我知道她们很艳很美

我画下她们透明的风衣

画下她们燃烧的眼神和不灭的火焰

画下许多因为不敢靠近

而冻僵的心

画下所有梦中的婚礼

画下一个个不愿醒来的好梦——

梦中闪烁着滚滚红颜

和雨打芭蕉时的速写

 

我是一个任性的男人

我想点燃一切火焰

我想在女人身上

画满窗子

让所有习惯寂寞的窗口

都习惯男人

 

我想画下女人的香艳

画下一个比一个更香艳的嘴唇

画下红颜花开的渴望

画下大海——

无边无际

无数男人的狂想

 

最后,哪怕在纸角上

我也不会画下自己

我依然要画下所有梦中出现过的和还没出现的美人

我让她们从不同方向走来

走向我走向我

我向她们发出心灵邀请

我会和她们肌肤相亲

甚至那个

我让她们相亲相爱

让她们梦里开花

让她们同睡一床

让她们梦里梦外

全都是我

 

我是一个男人

一个被某些女人宠坏的男人

我任性

 

酒批《烈日灼心》

印象里中国人从没有过犯罪心理,这部电影开了个头。

三个灭门主犯清理现场时发现被强奸的女子有一刚出生的女婴,于是惨绝人寰的恶屈就于闪闪发光的人性,于是三个罪犯收留了女婴,于是中国版犯罪心理的自我搏杀上演。

记得中国人第一次欣赏犯罪心理在三十年前,当年一部日本的《人证》横扫亚细亚大陆,电影结尾处美丽的女主角八杉恭子带着沉重的犯罪心理缓缓走向悬崖,中国观众第一次得知,杀人犯的人性也会醒悟,她杀了自己的儿子,但她在自我了断生命的瞬间,我听到恭子灵魂的哭泣。

那年,一曲《草帽歌》当仁不让的占领了亿万国人的内心软处,那年我们都在证明人性。

也在三十年前的不久后一部好莱坞黑白老片《爱德华大夫》强势登陆,这个共和国的观众首次遭遇悬疑大师希区柯克和一脸犯罪心理的格里高尔·派克,据说天生忧郁的中年派克当场电晕了无数中华小资女,而那个年代的中国男人对风情万种的英格丽·褒曼只能仰望。

那是个全民开放的年代,那个年代没人让日本电影零票房,那个年代没人敢说美国电影既赚中国人的钱又给中国人洗脑,那个年代没有孔庆东司马南,那个年代养不活脑残。

因为《爱德华大夫》我们国人开始明白,人的犯罪心理来自童年,许多时候童年的阴影伴随一生。

那些年我常想,如果我是导演,我一定导一部《老酒葫芦之童年性幻想暨少年性觉醒成年性狂舞加》,我相信我的世界会因此销魂。

如果说当年的《人证》向内心荒芜的我们证明了人性的无处不在,如果说当年的《爱德华大夫》向我们演绎了一个成年男子来自童年的犯罪幻觉,今天的《烈日灼心》似乎要告诉我们,即便是惨无人道的灭门三兄弟,他们内心柔软的温情依然鲜活。

我相信这世界只要人性的净土存在,任何奇迹的诞生都不意外,只是让一支灭门团队唱颂人性的绝响,对列夫·托尔斯泰是不是这样的人道理想太写意了点。

若干年前陆川的《南京,南京》也曾让日本战犯内心觉醒,但那是以整个人类的人性底色为背景,只是我还没觉悟,导演要打造何等亮丽的人性蓝图方能托起这灭门三杰的人性底色。

太过越界的人性泼墨,当电影带着观众意淫到人性的最高处,我们的视觉可曾走软。

2015-09-07(美兰湖)

 

 

酒批梦雁之现代艺术宣言

一篇现代艺术之个性宣言,主张是自己的,观点是明确的,挑战是无所畏惧的,经院派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

艺术一定是不需要经典的,就象女人是不需要预热的,文字是可以脱离作者的主观意识而独立存在的。

艺术的确是一种死亡追求,小说是精神手淫,诗歌是形而上之漂泊,音乐是灵魂自恋。

敢于坚持艺术先锋者灵魂不灭,敢于挑战香粉艺术的,他的艺术语言精艺浩瀚,敢于碾碎自己午夜性梦的,他的一招一式皆艺术。

梦雁说,小说是一种精神手淫,京不特说,手淫是一种艺术;老酒说,艺术和手淫不分彼此,他们是一对上好的难兄难弟。

 

酒批尘埃艳文

这是一种尘埃艳文。

一个灵魂的距离诞生在昏昏欲睡的字里行间,一次梦里跋涉湿润了记忆的每个角落。

“用一泻千里的诗行书写着正在进行的悲剧”,很远,你的笔触摸的很远,远的象一次次柔软的呼吸;很轻,妳的蔓梦轻的象遥远的炊烟。所有的风景都在心底,所有的遥望都在梦中,所有的艳遇都暧昧在字里,所有的意念都悬挂在指间。

我相信尘埃的艳文没有落定,且看那抖落一地的碎银;我相信尘埃还在漂浮,且看她满天的粉末幽香;我相信尘埃依然鲜活,在她多情暧昧的字里行间;我相信尘埃暗香不灭,看且近且远的红颜秋色,在水墨印痕的幽幽故里。

无论妳走多远,女人的梦永远停留在枕边;无论无边的文字如何飘忽,你的唇不会绝缘;无论心灵的风暴过后,妳的浅滩怎么狼藉,总有一丝的挣扎在残喘;无论这一柳红颜怎般自残,她隐秘的惊魂都会一跃而过,在无人知晓夜晚,总有一种偷渡,闪烁在瞒天过海中……

 

酒侃毕加索艺术

毕加索对传统艺术的颠覆早已超越的艺术本身,他的艺术理念渗透到20世纪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一种反常规的视觉效果,一种对常态思维的无情反叛,一种从精神到肉体的双重体验。没有女人就没有毕加索,没有毕加索许多女人还停留在维多利亚时代,毕加索改变了现代社会人们的精神走向。当人们懵懂中遭遇康定斯基色彩和线条的神话打击,在传统和抽象间无所适从时;当的人们徘徊在莫奈印象的瞬间,陶醉在华丽的印象色彩沾沾自喜时;当人们面对马蒂斯张牙舞爪的画面,惊愕得手足无措不辨虚实时,毕加索以他前所未有的立方主义艺术精神告诉他那个时代人们,这,就是艺术。

今天我们可以毫不含糊的说,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坚定了现代艺术信念,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彻底告别了现实主义艺术,自从有了毕加索,20世纪的人们找到了未来艺术之路。

 

酒侃印象派大师莫奈

莫奈,天生的绘画艺术家,那个时代的艺术娇子,柳暗花明之艺术呈现,人类全新的艺术惊喜。《日出印象》,一幅让全世界目瞪口呆、全面颠覆了绘画传统的印象作品。大胆而有序,反叛而满是人情温暖。《睡莲》系列带给我们的更是人类的第二个艺术暖春,全新的艺术概念,充满灵动的神之写,三、四十年代上海文艺沙龙中贵夫人附庸风雅之活版教材。莫奈的大举进入中国草民之视野和当年的沙龙贵妇人力荐有关,尽管女人不懂印象派艺术,但许多时候附庸风雅的传播更能让前卫艺术插上多情的翅膀激活愚钝普照黑暗的审美夜空。就象我们一边嘲笑理查克莱德曼的俗钢琴玷污人类圣洁的听觉,一边我们还得由衷的感谢这种超俗的全球传播,否则,至今我们的芸芸众生还游移在钢琴艺术之外,至少他让数以百万计的人知道了钢琴也可以快餐化,印象派的莫奈也是,昔日上海贵妇人的好奇点燃了中国新几代的印象派之艺术热情,且至今不衰。

 

酒侃康定斯基之抽象艺术

康定斯基,人类历史上少有的从理论到原创集一身的天才画家,抽象艺术的奠基人,现代抽象艺术之父。他是20世纪艺术的杰作,他造就了20世纪艺术。没有康定斯基,20世纪的艺术一定是另一种模样,艺术肯定会义无反顾的走向抽象,但不会这么风起云涌。因为有了康定斯基,后来的达利和毕加索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俯视传统,就象因为我们有了北岛和顾城,我们今天的诗可以这样。当整个人类徘徊彷徨在现实主义之末路难以狂欢之际,当怀旧的目光指向莱茵河逝去的流水,当巴黎星罗棋布的前卫艺术家飞蛾扑火般盲目而自信的实验自己的艺术良知和创新风暴,理论化、体系化、前所未有的艺术实践化的康定斯基给所有迷途的艺术青年指了一条路,那就是建立在康氏理论基础上的抽象艺术,肆无忌惮的色彩和线条之运用。他改变了20世纪之艺术走向,自从有可康定斯基,人们一夜之间恍然大悟,艺术,原来是可以这么抽象的。

当一个画家只用色彩和线条说话,当所有情感和温暖都退隐在色彩和线条背后。

除了色彩和线条,我们一无所有,在这之前没人敢这么想象,但康定斯基从理论到实践都做到了,他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绘画时代,一个抽象的未来。

 

酒侃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20世纪人类未来的救命稻草,佛洛伊德,上世纪先锋艺术家的样板教材,佛洛伊德,当年反叛青年的精神源头,佛洛伊德,那年头女人性放纵的一面燃烧的艳旗。

“弗洛伊德   当我杀死我的梦的时候   我听见你的喘息   像清晨的红太阳拱出地面   达利的内战还未结束   有谁可以连夜赶赴刑场种下水仙   等待花开花落 ”

 

从少女杜拉的犯罪情结开始,

从莱茵河滔滔泛滥的淫水开始,

从希区柯克无边的性梦场景开始,

从达利内战的预感开始,

从萨特的早年性幻想开始,

从福克纳喧哗与骚动开始,

从劳伦斯查泰来夫人的性抚摸开始,

从激流岛上顾城吱吱作响的板床开始,

从老酒葫芦那把歪歪斜斜的葡萄架上凌厉的尖叫声开始……

 

酒侃黄昏

在伍尔芙的笔下,黄昏预示着灵魂的爆裂和死亡,

在川端康成的笔下,黄昏是肉身之外的灵魂仙逝,

在普拉斯的笔下,黄昏是大麻中毒后的阴阳双飞,

在海明威的笔下,黄昏是虚假的胸毛脱落后的末世情怀,

在三毛的笔下,黄昏是迟到的经期引发的生理淤积,

在里尔克的笔下,黄昏是海滨墓园徘徊的幽灵和临界绝唱。

在当代女诗人的笔下,黄昏是一枕红颜千里之外的轻吟浅唱,

在酒爷爷的笔下,黄昏是一壶老酒葫芦剑指春秋的虚花之语。

 

酒侃先锋诗人

那潮湿的记忆,阴暗的回忆,异想天开的句子迎风洞开。生活在诗句中飞翔在意象里驰骋在梦的后花园中,老酒多次说过诗人是世界上最具幻想的动物,尤其是先锋诗人。和天才的科学家发明家相比,先锋诗人飞的更高更远,和超现实主义画家相比,先锋诗人更加狂野和不羁,和一生都活在梦中的小女人相比,先锋诗人的文字更是虚无缥缈千里飞行难追寻。和科学家对话, 你感觉到理性之光的闪烁不停,和超现实主义画家对话,你眼前缤纷着离奇和惊奇,和梦中的小女人对话,你的整个身子都在飘,和一个先锋诗人对话,你的灵魂和肉身都将飞越界外,你眼前的文字或许按兵不动,你坐地八万里,巡天一千河,梦里竞走他乡,有去无回。

 

酒侃亚文化

对今人来说,亚文化当然不是一个新名词,对文艺人来说,她的前倾性让后人向背,她曾是一段开始,她没结束。

海派文化自五四新文化至今,其间历经大悲大喜风云跌宕,直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亚文化风暴,其渗透力穿越这古老的土地直达大洋彼岸。和以往的沪上文化相近,亚文化的个体之独立性,精神美学之西化性,诗话情境之神秘性,文本之结构性,每个作者每部作品个性之绝对性,那是百花园中奇花异草满目绽放,一朵朵近在咫尺却飘洋过海,问鼎万千心灵。

阅读即创作,每阅读一首诗,每次吟诵或践踏都是一次艺术创作,如同每次抚摸都是对肉身和精神的初始激活,结构主义的伟大在于全面解读或肢解艺术和诗直至女人悬挂的泪水,浩浩荡荡之非主题文化,南方先锋主义激情和魅惑,有凤凰涅磐之升腾,有自生自灭之逍遥,有孤烟风雨之独行,落日缤纷之残照,扼腕而顿息。

对主流文化而言,亚文化是一种批判和规避;对伟大的现实主义文化而言,亚文化是一种萎缩或延伸;对正统的和谐政治而言,亚文化是一种废墟上的杂草;对亚文化本身而言,亚文化是一种自我心灵的回光返照,一直轰轰烈烈的自在潜流之暗躺 ,无声无息之绝美,光照自身。

 

酒侃天才女性

20世纪有四位天才文学女性,她们分别是伍尔芙、波伏娃、杜拉斯和普拉斯。这四位中有两位是自杀的,她俩是伍尔芙和普拉斯。

而普拉斯只活到伍尔芙一半的年龄便自绝于尘世,这是两朵自我凋谢的玫瑰。

伍尔芙的确是世界三个意识流小说创始人,另两位分别是乔伊斯和普鲁斯特。乔伊斯关注的是人类之灵魂深写,普鲁斯特关注家族之魂魄,伍尔芙只写自己灵魂之流泻。对伍尔芙来说,每次创作都象经历一次灵魂与肉体的分娩剧痛,她每完成一部作品都要大病一场,那是真正的灵魂与肉体的炼狱。

看她的小说你能感觉她颤抖的心灵,目睹她的文字你会感觉她的心整个在飘。

对伍尔芙来说,死是上帝最后的馈赠。到灯塔去,灵魂溢满喧响,到灯塔去,今晚的思想都在燃烧,到灯塔去,所有的文字散发出迷人的香味。

对普拉斯来说,活着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平庸,惟有死是艺术,死亡的快感召唤着她,上帝的微笑迷惑着她,天国的光辉笼罩着她,末日的句子撕裂着她。告别俗境,走向落日缤纷的碎片,走向末日的自我超度,走向天堂无边的祈祷。

波伏娃是20世纪最强势的女人也是最柔弱的红颜花,作为女权运动的首席花旦,她改写了西方三代女性的人生,作为文艺家的才女波伏娃,她的作品当仁不让的成为她那个年代女性的心灵圣经,作为西方第一文豪萨特的女人,她的存在主义爱情高潮时让整个世界倾情膜拜,低潮时绽放的是一代红颜最原始的叹息。

杜拉斯的爱情和她的文字一样的匪夷所思不可思议,拒绝平庸拒绝所有的落日和晚霞,一个活到七老八十依然著作等身依然向帅哥约炮的女人,一个20世纪不可缺席的女人。

 

早更,我的早更女友

突然发觉郭在容《我的早更女友》竟与本酒葫芦伟大的发现不谋而合,毕竟同年代的老男人所见略同,毕竟英雄和英雄天地相惜,恰原来女人的更年期正一路狂奔的大幅提前。据本人的尘世研判,女人的早更行动正以年减五岁的态势呈逐年递减状,且毫无回头之意。

我们正面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女人的更年期全面超前。

可是,可是我心依旧。

其实女人一出生就一步步在向更年期靠近,女人的每一滴眼泪都在孕育她的更年浩谱,女人的第一次来潮意味着百分之十更年因子的到来,女人的初夜增加二十,女人一次失恋增加三十,三次失恋的女人全面进入更年期。

原以为我接触过的女人都是正常女人,后来发觉我领教过的女人都有病,现在我终于知道,我的过去式女人和现在式全部更年,甚至我毫不怀疑我的未来式女人也已更年。

十年前郭在容《我的野蛮女友》登陆伊始,有女人说我不野蛮,五年前郭的《我的机器人女友》横扫中国,女人们纷纷说我不是程序,岁末今夕郭在容《我的早更女友》来到我们身边,周迅为我们演绎了一个全新的周版早更女。但我还是要说,若我曾经的和非曾经的女人出镜此片,一定是不输周迅,我还相信我们社会有成千上万的早更熟女可以出演此片,相比之下周迅靠的只是演技,而世间一切早更包括我曾经和非曾经的早更女子若出演此片,我相信浑然天成。

早更,早更,为何我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早更,因为这是个成就早更女人的年代。

早更,早更,我的早更女友去年三十,今年二十五,明年二十。

早更,早更,我的早更女友……

 

打嗝的杰作

两年前一场持续性打嗝打出了这篇杰作,两年后虽无嗝可打但文章依旧叫锦绣诗情闹。故而将这一小捧文字再向人间,为的是教坏小女人,让老男人更坏。

          ——老酒题记

 

某骨科医生曾说动作不能太猛幅度不能太大看上去要一目了然,次数不能太多难度不能太高要手到擒来,花色不能太眼花缭乱姿势不能太难以操作要可以全球推广世代相传,想象不能太丰富挑逗不能太虚位,油彩不能太拼贴意象不能太凌乱,叫声不能太摇滚临门的那帖圣旨不能太玄乎,要照顾到看不懂抽象画风的风水娘们。

后来一伤科医生说凡事要躺着不能坐着更不能站着,要卧床休息养精蓄锐为的是重返景阳冈为世人除害,纵然打不死东北虎也能消灭潘金莲,灭了潘金莲就等于除了西门庆收拾了男娼女盗这一对,华夏神州的香艳史也就干净了许多,为了下一次下下一次再下下一次,今晚,你得立地成佛。

如果甲医生让我不能朝东乙医生让我不能朝西丙医生让我不能朝南丁医生让我不能朝北,再来个戊医生让我哪儿都别去,我将无地不自容立地不能成佛,我将成为杰作。

这位内科医生说,打嗝是一股妖气,正常的人气要顺着走要上下通透左右逢源,你的气都往上走时人虚,你的气都往下走时人脱,经常性的忽左忽右人飘,四面八方都走的人会散架,当你的气往哪儿走都不通当你的劲朝哪儿使都不得时,当你哭不出笑不出不哭不笑还是不出时,上帝给你忠告:可以作爱了。

如果你打嗝不止,如果你信奉上帝,你就去作爱;如果你不信奉上帝但你信奉老酒,你也去作爱;如果你既不信上帝也不信老酒更不信普世价值甚至不信共产主义,那么你还有一个选择:自慰。

我相信没试过的人一定不敢信,试过的人不敢不信。

如果你拒绝打嗝,那么你去作爱;如果你拒绝作爱,你就去打嗝。

结论:

作爱是治疗打嗝的一贴良方。

 

红颜无劫

老酒说红颜无劫,所谓红颜有劫大都来自女人的碎步外延。

电影《一步之遥》中一母亲对女儿说,一个女人没睡满40个男人没资格谈爱情。

这位母亲睡没睡过40个男人无从考证也不重要,问题是这句话只有量比没有质比。女人睡多少男人说重要也不重要,说不重要也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她睡的是什么男人,如果她睡的是毕加索或老酒葫芦这一类的男人,一晚上足可囊括一生。

红颜有劫吗,没有。

女人睡男人从来就是讲档次的,一个女人睡什么样的男人决定她的未来品质和精神走向。男人睡女人可以少选择甚至不选择,女人睡男人一定是也必须是有选择的。什么品位的女人决定她睡什么样的男人,睡了什么样的男人又把她推到什么样的人生高度。一个积极向上的女人睡男人是越睡越高端,而所谓天才女性往往都是睡出来的。很少有与生俱来的天才女人,一个女人如果她的原态荷尔蒙一晚上不被烈火沸腾几次,她是写不出伟大作品的。

伍尔芺除外,这个20世纪上半页的英伦贵妇一生的菏尔蒙都摇晃在冰点下,但她每次都被她的作品折腾的热血沸腾,每次她都在自己作品里死去活来,每次创作她都是死亡之旅。对她来说,死的快感永远高于生的绚烂,生和死是她生命的全部主题。

这样的女人是特例,一个没有燃点可以自我沸腾的女人,全世界没几个。

普拉斯也是,女人的贵族精神不在于她拥有什么,而在于她能拒绝什么。当她所有的诗情都指向死亡,死就是她唯一追求,对一个可以拒绝一切成就死亡的女人来说。

女人就是女人,红颜当然无劫。

一个女人可以占一切为己有,如果可能,她也可拒绝一切,如果她觉得活着并不重要。

一个男人如果斗胆强制睡一个女人,无论他什么理由都是强奸,一个女人她若强制睡这个男人,无论这女人怎么没理由,都是艳欢。在任何情况下女人都可以说不,男人不能,男人只有服从或者牺牲在花事盛开的一瞬。

但女人本质上的确是有条件的,女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或恨,无论伟大的爱情灿烂的事业还是一层不染的理想还是睡一个天才艺术家,女人成功了万众欢呼,失败了红颜的叹息依然能谱写红尘艳曲。

所谓红颜薄命也就说说,其实红颜无劫,红颜花永远不败,无论在路上还是床边,红颜的烈焰永世高烧。

 

关于周国平,关于女人

周国平说,女人做学问,无论对学问还是自身都是伤害。

如果我是女权主义者,我首先从周先生这句话突破,因为这句话的确有性别歧视之嫌,周先生必败无疑,我将完胜而出。

其实这一类的话至少张爱玲和波伏娃也说过,至少张爱玲引用过这样的话:对待女人,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绅士,你不调戏她,她又说你不是男人。

如果张爱玲是男人并把这话发上微博,当代女权主义愤怒的炮火会一致对准“张爱玲”,那么这时她们会觉得周国平那点小菜根本就不值得围攻。就像三十年前的一批红色诗评家若看了唐亚平风信子放肆的文字自白会觉得舒婷其实不值得批判,甚至他们会突然觉得舒婷的诗句其实很淑女。

再其实真正对女人批判足够彻底的文字均来自女人自身而不是男人,列位看看波伏娃《第二性女人》便知。这部被称为二十世纪女性圣经的伟大随笔一经问世便迎来几代世界女性的整体拥戴。这部作品对女性的切肤解剖和深度批判更是千百年来前所未有,而本书的作者波伏娃本人却是那个年代巴黎乃至世界毫无争议的女权主义精神领袖。

这样的书一个女人看一遍觉得自己全身是病,看二遍觉得女人的所有问题都是男人造成的,看完三遍做女人的信心荡然无存。

地球那一端的女性因为跟上波伏娃的脚步成了女权主义者,中国女人因为误读了波伏娃的文字从而成为女权战士。

波伏娃说过人总是要死的。

一个理想从生到死,一个主义从诞生到死亡,一种思潮从轰轰烈烈到落花飞舞,活起来每个夜晚都翻江倒海每片舞姿都剑指山河,只是暴风雨过后,能留下的只是一片痴。

建议我们的女权英雌阁下们,要批但请先炮轰张爱玲波伏娃,这两个世间名媛倒了,周国平不攻自破。

“男人可以有一千种野心,女人的野心只有一种,那就是做情人、妻子和母亲”,白纸黑字周先生无须喊冤更不必解释,你就是这意思。

本酒葫芦喊了半辈子“女人总在等待救援”,我还说过,女人和女人都是面和心不和的,一个女人赞美另一个女人都是言不由衷的。

最近本人又说,女人要么和女人斗,要么女人联合起来和男人斗。

女人是女人的敌人,过去是,现在也是,将来当然还是。

 

女人身上的风景

此乃本人四年前的旧作,欢迎各位美女对号入坐,也欢迎男士们自作多情。这年代女人不坏男人没戏,男人不坏女人没救,为了男人想到有戏就有戏,更为女人渴望救援随时获救,我写下此文。

          ——题记

 

都说女人身上处处皆风景,无论她身上的何景何观都能给你无穷的动力和无边的想象,没哪个男人看到女人的手指想不到她的胳膊,也没哪个绅士看到女人的胳膊想不到她全身的隐秘部位,更没哪个当代英雄看到女人飘扬的裙摆想不到她显山露水之处的滚滚潜招。女人的一个媚眼能让男人想象一夜余欢,女人的一种形体语言能让男人体味山水流通之款款色翻,女人的一处风景变色引无数明景暗处彻夜烧。 通常情况下男人和女人同游山水,女人看的是风景中的自己,男人看的是风景里的女人。某沙龙红颜说,不过我感觉这些商业化的景区就跟妓女差不多,来消费的都是甘愿被宰的嫖客,我说,你这小片子的口气挺象嫖客,其实女人的骨子里都有妓女情结,只有张爱玲率先坦陈女人一生都在卖淫,也只有酒爷爷敢说男人生为嫖者先。女人都是待价而沽的望,男人都是择价而食的客,女人看风景时散发的是自己色色的余香流淌的是红颜的款款暗红,男人是在风景里看女人,在女人身上展开故事,在故事之中直奔主题摇撼红颜花进而走漏红颜色撕破红颜声,最终是成就了红颜寡欢时,冲冠一怒大义灭红门。

男人只需通过你女人的一个局部甚至一片声音就能搜索他的整片风景,谁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我说天下山水皆含色,世间美景数红粉。女人的风景其实都在自己身上,她偏要踏破红尘众里寻他处,于是舒婷在神女峰上找到了自己的梦归之所在:与其在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怀里痛哭一晚。

女人无时不在寻找风景,女人的风景都在自己的视觉里,看到的是真风景,在船上只要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她托付终身的板子,在悬崖边只要这个男人站着,他就是她依靠的岩石,在水淋淋的江南小镇,只要这个男人睁开眼睛,此处便是她梦回千年的牡丹亭中那一片邂逅艳遇的后花园。

说男人看风景都和美色有关,比如隋炀帝比如乾隆比如南唐后主李亡君,女人看风景都在照自己,比如祝英台水中看鸳鸯后花园中春梦烧,再比如杜拉斯湄公河里湿韶华潘金莲葡萄架上连景带色燃尽千古红颜色。

人间美景处处,男人只阅红,世上山外青山楼外琼楼玉宇,女人访山问水为的是置身其中,男人坐地日行八万里阅红无数,女人巡天遥看飞蛾向天阙:展一路欢颜,抖一地碎银,点满目清辉,落乱红飞渡……终究是万水千山红遍,数不尽的缕缕之炊欢,色色之烟道有误,寂寂的抖落消息,曳曳的走漏风声。

 

昆德拉:生命的是与非和轻与重

“女人总渴望一个男人的重量”,说这话的昆德拉是在他貌似不朽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开篇进行时,那是在1984年的某个布拉格之夏,坐在窗前的一看就是个饱含泪水的文艺老男,在征服世界和消灭女人之间,老男人毫无疑问的钟情于后者。当一个男人无法统治世界时,他便会想到统治女人,当一个男人不能从肉体上消灭女人,精神的快感是他通往未来的必由之路。对昆德拉这样的文艺老男,小说是他战胜女人的最佳武器,于是便有了可以轰炸世界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浩浩荡荡的文字扑面而来,阴冷到绝境的层层冷艳,烘烤并撕扯着我们不堪重负的视网膜,于是红尘苍生岁月袅袅,生命余温之轻柔,因这样的文字再度沉重,重的象这个世界。

老男人虚构的前提很多时候胜过喋喋不休的小女人,“女人渴望一个男人的重量”是一种无需前提的线性陈述,我们的文艺老男昆德拉硬是塞给了“每一个时代的爱情诗篇里”这样的前提,这样的所谓前提让不知所措的小女人心灰意懒前途无挂,风吹走的那一片落叶停留在某个不知名的小站,花枝震颤人间凋零,缤纷的午后倦怠的眼神懒洋洋的指向黄昏,生命之轻柔随意挥洒,沉重的灵魂继续下沉,岁月忽忽,人飘飘。

在我们的世界里最果断的永远是小女人,比如张爱玲通往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条直线,《色戒》中那一朵红尘女优迎向黑洞洞的枪口的美丽一瞬绽放的最后绚烂,当火红的花瓣被撕成碎片,当最后的柔情碾压成泥,当残留的美丽凝聚成最后的微笑,女人毫无眷念的走向别处,决不回眸且义无反顾。

女人总在等待,等待是另一种决定,对于女人。

男人不是,象昆德拉笔下的老男人尤其不是,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的整个空间气场中,托马斯永远在选择或者他没选择,在特蕾莎和萨米亚两个女人之间,在轰轰烈烈的爱情和末日颓废的艺术之后,在生死时速和轻吟浅唱之中,老男人的无敌境界或许真就是不选择,一如米兰昆德拉和他的托马斯以及托马斯们。

 

酒批人生九雅

1.琴:

弦底松风诉古今,

红尘里,难觅一知音。

 

酒批:

是琴音引来知音,

还是知音诱发琴音,

千古之幽迷,待解?

 

2.棋:

颠倒苍生亦是奇,

黑白子,何必论高低。

 

酒批:

既是棋逢对手,

谁输谁赢无妨,

享受过程是真。

 

3.书:

沉醉东风月下读,

柴门闭,莫管客来无。

 

酒批:

春读西厢淫词,

夏赏牡丹艳曲,

秋品红楼奇文,

冬饮金瓶烈火。

 

4.画:

纤手松烟染素纱,

盈盈写,茅舍两三家。

 

酒批:

云,似在非在

雨,三点两点

色,时有时无

香,忽明忽暗

 

5.诗:

漱玉含芳锦绣辞,

堪吟咏,佳句费寻思。

 

酒批;

看到的一写就俗,

想到的一写就烂,

意想不到的人生

异想天开的邂逅,

魂飞魄散的意象,

皆为诗。

 

6.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杯斟满,莫教泪空流。

 

酒批:

有酒无色非酒也,

有色无酒枉为色,

酒含色,色溶酒,

酒色当杯尽风流。

 

7.花:

驿外桥边萼绿华,

随风起,飘舞向天涯。

 

酒批:

能嗅到花开的奇香,

能听到花开的声音,

能捉到花开的瞬间。

 

8.茶:

香喉提气人神闲,

捏指间,悠然沁心田。

 

酒批:

下等茶是喝出来的,

中等茶是闻出来的,

上等茶是想出来的。

 

9.玉:

玲珑透剔纯贵雅,

载万道,滋神润心扉!

 

酒批:

若是上帝的杰作,此乃易碎品;

若是女人的心造,实为易燃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