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电话坚持不懈地响着,苏青青想清静地吃个早餐也不可以,她有些无奈地起身去接。

我想通了,同意离婚!邻居冰冰冷冷地话语。苏青青吓了一跳,才想起斜对面的中国邻居夫妇闹离婚很久了。男邻居还是老公的同事,但是两家来往并不热烈,原因在她这里,第一次见男邻居时,他冲着老公,眼睛却像钉子似地盯着苏青青:老兄你有眼光有福气呀!

苏青青恶心得像吞了一只苍蝇,其实女邻居的样貌是她自叹不如的,人们说起她们两个会以苏青青更有味道来评价。她想着是否每个男人都这样得陇望蜀,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个想法让她有些不寒而栗,对她越来越不在意的老公心里是否也开始了其他的盘算?

刚刚听说他们闹离婚时,苏青青以为他们不是间断性脑袋短路就是没事玩耍花枪!玩玩就会偃旗息鼓的,老公却说没得救了,法拉盛中国城那个洗脚妹还等着转正变换身份呢!

苏青青有些难以置信:他老婆有学历,有长相,他去找洗脚妹,哪根线搭错了?

老公忙着玩游戏,不留神漏嘴道:你懂什么,他老婆白开水一样,啥味道都没有!

苏青青一愣,旋即恼怒:味道?那我是什么?隔夜茶?地沟水?

老公给她口气吓了一跳,自知失言,赶紧抛了无限深情的目光过来:没有人可以和我老婆比,我老婆风情万种……

苏青青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对,什么白开水,他娶的时候不知道吗?当初是不是说纯得似冰山雪莲呢?男人的心思有多易变,话语就会有多歹毒!

邻居的离婚路非常坎坷,女邻居不依不饶:两千块打发两孩子,什么也不给我?我这么多年的青春,他当我是什么,叫花子呀!

听得苏青青倒吸冷气,这个世界难怪男女不平等,最主要是因为女人先把自己硬塞到低的位置上去的。两千块一月的抚养费在苏青青眼里一点也不低,人家才赚那点美金,难道离婚了人家自己就不要生活了?所有的夫妻不都是年轻走到年老的吗?为什么女人总找男人要损失费?

不过苏青青想来自己夫妻之间都是一踏糊涂的乱帐,别人的更是雾里看花。男人有了外遇就是罪无可恕,女人再唧唧歪歪,斤斤计较一下也无可厚非。这样耗着玩着,人家夫妻愿意,别人有什么权利去说三道四,指手画脚,人家虽然需要述说和寻求意见,可是私事毕竟不是政府财政预算报告,需要对民众汇报!

苏青青尽量淡淡地:想开了就好了,没必要让自己太难堪了!她听说拉锯战中,男邻居已经搬到洗脚妹那里去了!

让你老公转告他,再加一千块一个月,我即刻离,不然,死也不离。女邻居的口气变得恶狠狠地,然后开始痛哭述说这些年她的艰辛和不易,

苏青青耐心地等她说完,无言地挂了电话,她不晓得怎么去劝说,大约每对婚姻开始时都是和谐美满相亲相爱的吧,只是一路走来,就千差万别了,步步高升的离婚案里,男女主角都忘了要去重温过去的时光。残存的记忆里全是彼此面目狰狞的时候。可是世上有哪一对夫妻没有在分开的边缘踌躇过呢?

记得儿子刚一岁的那年冬天,老公回来喝着啤酒,挑剔着饭菜,全然不顾手忙脚乱地她还在炒菜,儿子还抱着她的大腿在哭闹。联想起儿子出生以来,老公的种种劣迹,她浑头火气:不好吃别吃了,谁做的好吃去谁家吃好了!

老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严重性:提意见是为了让你进步,知道吗?不然永远是原地踏步!

苏青青把锅铲一扔:谁爱进步谁干去!

老公火也激了上来:还说不得两句了,有本事真不干啊!

老公话音刚落,本来坐下的她站起身抱着儿子上楼收拾行李去了。

等他们下来,老公不以为然地扫了她一眼:还真玩啊,也不想想你凭什么养活孩子!

苏青青一边给儿子套外衣一边说:你放心好了,我生得他自然养得他,就是讨饭我也不讨到你家门口!

那时八岁的女儿一旁不知何事,傻傻地看着他们:妈妈要去哪里?

老公看到苏青青是真要出门,急眼了,冲了过来一把拉住:老婆,求你了!看孩子份上!

苏青青被攥住挣不脱,老公一脸的无奈,还有狼狈,她的泪水潸然而下:虽然这个男人早已不是当初那般宠爱自己,可终究心底还是在乎她的,这个世界也只有老公这样苦苦地哀求自己……

苏青青就这样留下来了,这也是他们夫妻最深的一次触及分开的尝试,有实际行动,但却未有任何协议的探讨,事后各自都有挺大的让步。直到现在,苏青青依然认为如果有天离婚,她肯定不会为钱而去争个你死我活,虽然她并没有很好的谋生能力,她还是坚持情都不在了,要钱干嘛?或许她本质上还是简单幼稚型,不识人间的艰苦,也或许她好命,老公对她,多了埋怨和指责,少了耐心和体贴,可依然还是不离不弃……

 

(八)

苏青青也算是看清楚了,薄情寡义的父亲其实是最好类型的伴侣,姆妈在世时宠孩子似地宠着,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姆妈虽然命短,可却是没有受过委屈的,更别说遭受苏青青和女邻居的这般待遇。至于死后其实没有必要顾忌在意了,活的真实的感受都难以求全,还要被那些虚空拴住,那样的人生也太没意思了!

苏青青有时会把老公的转变归结到移民生活压力太大上面,尤其到了纽约后,消费那么高,老公希望她可以在经济上可以分担的时候,苏青青不仅早已过了读书的年龄,就是去卖咖啡都没有体力了,她的身体在生下儿子后就没有试过整一个月不生病。或者老公用故意挑剔她来表达不满,缓解苦闷。

苏青青记得以前就是吵闹的时候,老公绝不会让不开心过夜的。苏青青任性而又刚烈,气没顺的话,就是不说话。老公最怕这招,每次是使尽浑身的劲,哪怕扮小猫小狗也要把她逗笑。而这些都似乎已经是陈年往事了,久得仿佛发生在上一世,现在的他们没事就干脆不说话,时间长了都不记得是不是因为赌气。

今年圣诞前苏青青忙着把头发染色,在端炉上热水时,她懒了一下,抽了包住头发的浴巾垫着。意外就那样发生了,浴巾挂住了炉头架子,整锅热水朝她的左手到了过来,手腕上的皮连着衣衫褪了下来,苏青青疼得眼泪直掉。

收拾完现场,饭是没办法继续做了,便叫了批萨外卖。老公回家,看也没看苏青青一眼:又吃批萨,你有空烧点菜不行啊!

在儿子急不可待地汇报了她受伤了之后,老公依然还是没有啥反应,只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让人更加难受的话:你要是做事小心些,怎会这样?该吃该喝的倒是一样没有拉下。苏青青气得七窍生烟,自己买药换药,一只手好辛苦,但就是不开口求他,一副要冷暴力到底的模样,老公更绝,仿佛不曾觉察一样,都搞不清楚到底谁在实施冷暴力。

圣诞期间的聚会还挺多,惯例都是老公做带去朋友家的菜和点心,苏青青这次自己也干了,这个世界没有了谁地球都是照样转。元旦在老乡家过的,老乡的土豪朋友和新换的媳妇来纽约观光。让大家在感叹纽约今年的雪太多的同时免不了一通意兴阑珊,仿佛他们只要留在国内就一定是那飞黄腾达的主。

苏青青静静地在一边听着,她一直觉得自己挺随遇而安的,感触没有那么深,倒是没有想到老公似乎是伤筋动骨的痛,原来他是这么遗憾错过了为祖国的大好蓝图增添色彩的时刻。她想或者自己真地太小女人,老公原来有如此地抱负自然会怀才不遇的,因此而生出的一些列不是很友好行为也是可以谅解的了。

因为苏青青被老乡土豪朋友误认是老公的二婚,老公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回去的路上拉起苏青青的手,对女儿说:哪天帮你妈做一下美甲,看你妈再不打扮就要变黄脸婆了。苏青青装作愤愤地甩开:发什么神经啊,孩子面前!心底却涌起柔情万丈。

那个新年之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苏青青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她有必要和老公讲清楚一些感受,比如对钱的看法,还有如何分解压力。她兴致勃勃地开了头,眉飞色舞甚至还举了很多远近的例子,一厢情愿地认为经过这样深刻的肺腑谈话,他们一定会达到前所未有地共识,并穿越回到从前的相亲相爱,但是没有,不仅没有她期待的附和掌声,老公连个反应都没有,静等了许久之后,是老公如雷的鼾声。

苏青青觉得自己费力地演了一场没有观众的独角戏,或者说,婚姻其实都是独角戏,至于演员和观众的角色分配就要看命运和缘分的安排了。她觉得自己的心困在笼子里呐喊,老公可以轻而易举地搭救,可是老公的选择确是置之不理,人生就这样黯淡下来了。在这无边的黑暗里,她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不止是心理上的,也是真真实实生理上的,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老公有些迷茫地揉着眼睛看着她:要叫急救车?没有那么严重吧!我去给你倒杯水,再不行,我们开车去看急诊啊!

苏青青的泪不由自主地往下流着,那一刻,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她有年幼的孩子,他们需要她,她拼尽了全身的力气:CALL 911(叫救护车)!

被惊醒的女儿急急忙忙照做了。还好一场虚惊,不过是吃了新鲜木耳有些轻微的食物中毒。老公根本没有紧张过,事后还取笑:大家都吃了都没有问题,就你娇弱!唉,林黛玉一样!

如果说这些被苏青青勉为其难地接受下来了,那么老公收到急症室账单2800块的反应让苏青青的心彻底寒了,她连农历新年的饭都没有做,把自己所有的衣物全搬到了客房,她没有办法和一个不在乎自己生死的人睡在一张床上……

 

(九)

那么贵的医疗费也是苏青青始料未及的,她也骂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她也心痛。但老公的反应却是一个系列下来,女儿说夏令营,他一口回绝:没钱,钱给你妈送急救室了。儿子想暑假去迪斯尼,老公冷嘲热讽:去急症室多好玩啊,排队比迪斯尼快多了!

苏青青一直是云里雾里地旁观着:这真是自己同床共枕了二十五年的人?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简直就是对她生活的精辟描绘。或者这次意外是个契机,让自己不再糊涂。让她意识到她从来不是老公的所有,她只不过是他生活里可有可无的点缀装饰品。这让她很受伤,婚姻该如何走下去,她觉得好茫然,每每被咳嗽闹得不能入睡的时候,她都在思考,拎两件换洗衣服就可以潇洒地走出家门的她是遥远的当年了。

日渐懂事的孩子始终是苏青青放不下的牵挂,而她真地迈出去了,会面对什么?她几乎不敢想象,爱情一直是婚姻中的奢侈品,她年轻时都没有玩得起,如今婚姻对她而言都是奢侈品了,她还可以期待有人会真心爱她啊?曾为她扑心扑肺的老公如今也不是冷漠相加吗?而自己若是今天再走错,不是后悔的机会,是后悔的时间都没有了,她的人生,还会有另外一个漫长的二十五年吗?

苏青青吃了点方便面当午饭,想着去睡一会儿吧,她早已明白,很多事情是想不透的,有的事情想透了徒添地更是无奈。手机上陈东强的信息依然坚持不懈地闪着,她的心又被触动了一下,至少被人在乎的感觉是好的,尤其是自己深爱过的人。

苏青青按下了同意加入键,陈东强的信息潮水一般涌了过来:青青,过得好吗?

告诉我你具体地址,我去美国看你!

青青啊,可想死我了,你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吗?

青青,发张照片给我呀,解解我的相思苦!

苏青青看得眼睛有些发潮,陈东强就是她心底的歌,可以选择不听不唱,却忘不掉那熟悉的旋律。她也不知道如何回复合适,随便敲了几个字:没有照片!

陈东强乐了:没自信,觉得自己老了不是,老了我也依然爱,我也老了啊!

苏青青让自己定了定:别胡说八道了哈,有这个劲找小姑娘去!

陈东强半天没有回应,苏青青思量着自己说错话了吗?相隔了二十六年,他们分开的日子远远超过了相识的年龄了,彼此还是彼此吗?他们谈话似乎都不是一般的套路。

我就只找你,只要你回来!孩子一道带回来,只要是你的我全养,那个秃头,他要多少赡养费,我双倍出……陈东强的话似乎在苏青青的心尖上敲。

苏青青眼泪还是没有忍住,夺眶而出,她对自己默念不可以当真的,要当笑话来看,当不来笑话,童话也可以,只要不是当真话。这大半生身边的离合悲欢还少吗?那些打着爱的旗帜的感情,有多少悔恨交加,有多少同床异梦,还有多少分道扬镳 ,抱恨终身……

苏青青抹掉了眼泪,敲了几个字:请换个称呼,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先生!

陈东强的回复是几分钟之后:你好残忍,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你爱他!

苏青青突然有想争辩的冲动,但马上又熄灭了这种想法,沉默何尝不是一种另类述说。这种认知上的不同他们一直存在着,不然当初就不会分开了。没有解释的必要了,即使现在他们还深爱着也无法回去,谁能担保自己不会变成陈东强的弃妇?感情和婚姻都是没有办法买保险的,不管筹码多少,都是一场有风险的赌博,没有到生命临终的那一刻,谁都无法断定输赢。生活还是越简单越好,没有必要人为地把日子过得血雨腥风的,她冷静了一会儿:好吧,保重!自此相忘于江湖!

等信息发出去了,苏青青眼泪又不禁流了出来,如果陈东强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反应?同时她又觉得自己好笑,她在期待反应呢?他什么样的反应她会去相信呢?同一个屋檐下,日日相对的老公 ,她都不了解和相信了,她怎么有可能去相信一个当年仍下她仍得义无反顾的人……

苏青青嫁陈东强,今天晚上入洞房!手机显示着超大的几个字。

那是他们小时玩游戏的疯话,他居然也记得,或者他们之间也只有这些是真实存在而可信的,苏青青的泪飞溅开来,她真地是崩溃了,好半天,她才回复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陈东强跟着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照片上的他依稀可见泪痕,苏青青看着那白了的双鬓,禁不住用手指摸了摸屏幕,原来彼此都经岁月沧桑,原来美好一样深埋掩藏,原来被遗忘了的爱还是会歌唱……

 

(十)

苏青青最终还是没有在微信上删除陈东强,似乎没有必要很坚贞似地要老死不相往来,他们都在往老年走,意外和明天会哪一个早来都无法预知,那么就让彼此知道安好吧,毕竟生命里彼此牵挂的人越来越少了。虽然大家在地球的两端,但是抬起头,仰望地却是同一个月亮,如果心底再默默思念,应该也是难得的一种幸福吧……

她给自己冲了杯绿茶,看着那细细的茶叶在滚水中如花绽放,心也随着淡淡渗出的绿色沉静下来,这个年纪早已不再去想如何跟命运抗争的问题,她不过只是想收拾收拾手中的残牌,慎重一些地打出去,至于结果听天由命好了,究竟是起死回生或大败而归,那是上帝的安排,不想多费心思了,她想做的不过是也只能是静静地享受一下出牌的过程。

门铃叮叮地响着,送货的,仓储式超市的东西,却是一个很小的盒子,苏青青有些迷惑,上面确实是自己的地址和姓名,可自己却没有任何印象订了这个东西,送货员礼貌地笑着,递过来一张贺卡:这是公司赠送的,祝您结婚周年快乐!

苏青青稀里糊涂地一齐接着,却越发奇怪了,自己不是十月份结的婚吗?怎么三月有人送卡和礼物?

一个看上去很贵重的钻石戒指,事实上价钱也不便宜,快三万美金。老公订的,他还是很在乎她,不然怎么会花三万买戒指,三万块对他们工薪阶层来说是巨款了。他为了三千不到的医疗费生气,应该是认知差异而已,认知差异就不要去计较了。苏青青的怨气顿时一扫而空,都几乎要冲出去告知天下她的礼物。老公多年来点点滴滴地好云雾般绕上心头,她又开始感叹生活其实还是蛮眷顾她的。

苏青青拿起戒指到手上试了一下,款式漂亮,大小也很合适。她仔细地看着收据,一种无法明言地失落开始在心底蔓延开来,戒指是老公为结婚周年买的,提前了半年也没有关系,因为这个时候有特价。她应该是欣喜若狂地接受,还是装作不知地置之不理,二十五周年银婚纪念戒指居然是在卖猪牛羊肉的超级平价市场买的,还有附加折扣,绝对货真价实。二十五年前,她是否就是被老公这样细细衡量折算过后娶进家门的?二十五年来夜深人静时,老公是不是也一直在衡量算计支出和收入,怎么做都绝不能让账面出现亏损……

苏青青苦笑着慢慢地 把戒指退了下来,放回盒子里。她不想去追究了,与其浪费时间去寻找根本不存在的答案,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苏青青近来热衷于去养老院当义工,刚走进家附近的养老院时,不过是因为那日心情太沉闷,想去看看自己暮年会面对的生活。结果进去之后,却发现自己到不是那么喜欢出来。和以前的概念大相径庭的是这里并不是人们说的等死的地方,或者说等死也是有很多种方式,其中不乏快乐和开心。不是所有住在那里的老人心情都阳光灿烂,但是苏青青却的确在那里看到了自己的光芒。她其实可以做的事情很少,给老人年本书,陪着散会步,一起玩些简单的游戏,或是看场电影,一起聊聊天,说说他们的往事。

但这些却点燃了老人们心中的烛火,几乎每个老人都是我亲爱的,我的甜心称呼她,热切地盼望着她的到来,每个人的目光里都是真挚的爱慕和柔情,这些和年龄和性别不再有关系,穿梭于他们之间,苏青青会忘记的压力和困惑,她不再是妻子和母亲,她或许是女儿,是妹妹,是情人,是天使,像小鸟一样把快乐传播。快乐因为她波及的人更多,她的快乐也因此成倍增长。那些温馨的平淡话语里,苏青青甚至可以找到共鸣。老人们从容的脚步里,苏青青读到了睿智收获了感动。

苏青青现在一周至少去养老院三天做义工。她洗了把脸,精心地化了妆,还特意打了很深的腮红,虽然她觉得有些过于浓艳了,但是她知道老人们喜欢,女人任何时候都是为悦己者容的。想到这句话,苏青青忍不住对着镜子笑了起来。她换上了新买的大红的羊绒大衣。因为她也知道老人都喜欢鲜艳的颜色。

苏青青飞出门时看到迎春花的花蕾了,开花应该是指日可待了!不管多么长多么冷的冬天,终究是要过去的,春天就在不远的地方……

(续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