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愿望

挥之不去

走进深山

种菜,翻地

与鸡鸭花草比邻而居

 

在高大挺拔的

柏树与柏树之间

觅块青石坐下

安静地读书

闻林间清气

听鸟鸣啁啾

看散碎的阳光

照在嫩绿的幼苗上

 

想从明天起就离开城市

告别作息时间表

和工资表

告别监控探头

甩开深入大脑的跟踪

和记录梦呓的

窃听

 

离开飞扬跋扈的政府大楼

大楼每间屋子都有香水味

可千米外黑且恶臭的河流

对比强烈

不堪忍受

 

更不堪忍受

没有老茧的胖乎乎白手

在镰刀锤子下

装模作样地高高举起

柜子里暗藏金钱十亿

却在代表

无产阶级

 

那些一会媚笑

一会故作威严的脸

一边称德国大胡子为

老祖宗

一边说中国是

祖国

把眼中闪现的对官位和金钱的

绿光

悬挂成巨幅红色

信念

把溅起鲜血和泪水的

强拆

说成公共福利

 

把来自父母精卵结合的

统治

说成人民的

选举

 

这块大陆在雾霾中呼吸

孔子的幽灵被从粪坑里

拎出来

重新请上至圣先师牌位

绕地球招摇

撞骗

 

时间被打了麻醉药

两千年昏睡

不死

也不醒

 

城市里的每一天

都不大顺心

走过路过的每一处

都不大顺眼

每一天每一处

都在增加身体和灵魂的

负重

 

而那些反抗的愤怒的嘴

在网上肆意碾压尊严

向四周喷射浸毒的利箭

无法让人振作

反将希望关进

坟墓

 

厌倦在心里向痛恨伸展

躯体和心里的堤坝

终有一天会垮塌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胡不归

有一个愿望

常在心头萦绕

过干净的生活

看明月松间照

听清泉石上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由寫作網刊 的頭像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自由寫作網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